•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第五章情人--欣

    发布时间:2020-07-10 00:00:52   

      深秋过了,冬日来临。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计,很多事情,都超出我预料的进行。先是传出芳和李辉的暧昧关系,接着听说李辉和几个女人的奸情败露,老婆和他要离婚,几乎每个人那里,都有一个版本,那个姓江的女店主,倒是依然周三、周五来健身,丝毫没有看出啥风吹草动,而我对那次看到他们苟合的事情,却决口没提,包括对曼曼。

      上海的冬天,冷起来和家乡不一样,湿冷,冷的到你骨头里,好在咱身体壮,上身一件贴身长袖衫,外面一件羽绒服,下身四角短裤直接一件厚牛仔裤,解决问题。曼曼特别喜欢我这样穿,她喜欢摸我结实的胸肌,喜欢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直接脱了裤子干她。我们约好,等跟我回老家,一定要在雪窝里大战一场。

      一天,下着小雨,周二,刚和曼曼赖在被窝里亲热,总部一个电话,直接把我着急去了总部,我很诧异,最近工作一直很平稳,无功也无过,总部忽然召集我干啥。但我还是着急上火的赶到了总部。

      竟然是经理助理小杨在等着我,最後直接领我进了总经理办公室,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我们总经理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还有一个美貌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隔着茶几,李辉坐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总经理的老板椅上,坐着一位50左右的富态的男子。

      关了门进来,才注意到,芳站在靠墙的位置,头扭在一边,室内空气凝重,我定了定神,对着总经理说:「宋总,您找我?」

      总经理右手一摆,示意我到一边也站好,老板椅上的男人忽然说话了:「你坐下吧,叫你来是了解点事情,耽误你休息了,不好意思!」

      我赶忙诚惶诚恐的从靠墙的椅子里,拿了一把出来,放在茶几旁边,坐好:「您请讲」,我感觉,这人估计就是大老板了。

      就和公安局审问一样,老板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了我一些列的财务和运营的问题,财务我不太懂,运营我都对答如流,包括一些看法和建议,最後,老板让我看看茶几上的文件夹,我打开一看,是我写给店长的《**俱乐部客户维护新提案》,但唯一不同的是,外面的档夹换了,里面的名字成了李辉,我操,这是爷爷花了2个星期写出来的,当时店长说让我和李辉讨论下,後来李辉说里面很多不现实,原来这王八蛋自己用了啊。

      「这是谁写的?」老板问。

      「好像有点面熟」,我没敢说是我写的。

      「是你写的就是你写的,李辉都承认了,年轻人要敢担当。」老板说,我说,是我写的,办公室的空气直接凝固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芳,她一直保持那个姿势没变,这时候,似乎看到她好像哭了。

      「李辉和几个客户有暧昧关系,你知道麽!」边上的美女问。

      我愣了下,看看李辉,看看总经理,总经理用非常轻微的手势摆了摆,意思是要我不要说,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那美女指了指,说,「那李辉和你和同事什麽关系,你知道麽!」

      我看了看芳,说:「不知道!」

      心里琢磨,看来芳和李辉的关系真的是有点复杂了,你不长眼,和谁不好,和这麽个混蛋,也不知这混蛋啥关系,还惊动了老板,这混蛋平时没给我少找不利索,动不动就扣我点小钱,要不是爷爷谨慎和人缘好,早被他吃掉了。NND,我才不稀罕你那个副店长的位置呢,你不就担心的是这个麽!

      沉默了好久,老板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是店里的副店长,通知明天会到,好好干,我信的过你!你可以走了」,然後回头对美女说,「欣儿,回去吧。」

      我云里雾里的走出办公室,没搞懂啥,没弄明白什麽意思,就成了副店长,等电梯的时候,看到美女也在等,她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气质的女人,估计要有一米七左右,一身素装打扮,长发披肩,白色的高跟鞋让她更加的挺拔,关键最喜欢的细点,她感觉就是水做的,浑身上下感到有一种圆润的光芒围绕。

      上电梯,下电梯,美女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一下成了副店长,心里澎湃!看来好人有好报,李辉这傻逼,看来这次要倒楣,哈哈哈,让你平时难为我,要不是上次我抓住把柄,说不行怎麽整治我呢!

      忽然,美女身体一晃,人整个平移摔了下去,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小心!」

      我扶起她来,礼貌的又後撤一步,看到她的高跟鞋原来正好插在了两块大理石之间的缝隙中,她开始使劲拔她的鞋,显然力气不够用,我赶忙上前帮忙,她就站在那里,黑丝袜直接踩在地上,眼睛木然的看着前方。

      我帮她拔出高跟鞋,给她,她没动,所以我蹲着,把鞋放到她脚下,她伸腿穿上了鞋,我抬头看她一眼,没说啥,帮她系好鞋带,她什麽也不说,走了,我赶忙跟上去,直到看到她打车走了,我才屁颠屁颠的回家。

      为了庆祝我的高昇,晚上自然和曼曼又是大战一晚,第二天,我专门一改平时的球鞋,穿上我的大头皮鞋,擦的很亮,去了店里。

      进门,店里看来已经接到了通知,大家都和我祝贺,还宣布来了一个新的同事,一看,就是昨天的那个美女,来主管财务……

      李辉仍是副店长,但明显没了以前的跋扈,芳却失踪了,电话通,不接,其他人也不知道啥情况。

      美女貌似对我特别热情,也对我特别了解,每次下班,都跨过整个办公区,到我的办公室来和我聊工作,聊天,以至於让曼曼吃醋,对我生气。

      耶诞节马上要到了,大家全体去HAPPY,10点後,提前下班一个小时,全体到钱柜,唱歌,喝酒,到凌晨3点,曼曼提议,去烧烤或者桌游,我当时感冒了,说不去,然後曼曼和众人一同去了,我和几个不愿意去的同事,各自回家。

      我在路边等着打车,一辆红色奥迪一下停在我的身边,车门打开,美女在里面招手,「上车!」这时候,我早已经知道,她叫做「欣」。

      「去哪里」,欣问我,嘴里满是酒气。

      「要不我开车」,我说了一句,「上海员警狠,听说抓住酒後驾车就关进去喝酒,每人15斤,喝完才放出来,酒钱还的自己付」

      欣笑了笑,说:「好吧」,然後一跨腿,迈腿到副驾驶这边,修长的大腿直接挨在我腿上!

      「去啊,开车,」她催我,我立马下车,上了驾驶座:「去哪里!」

      「我请你喝酒吧!」欣冷冷的说。

      「哦,我不喝酒,你看今天我一滴酒没喝!」我笑着说。

      「你为什麽不喝酒?」欣说。

      「哦,我喝酒会变大野兽,为非作歹,祸害百姓!」

      欣哈哈笑了,说:「你这野兽好善良,怪不得店里都喜欢你!」

      我说:「那是没有看到我变身的时候」

      欣说,「走吧,我请你去喝酒,或者,你看着,我喝,你防止我变野兽祸害百姓!」

      我意识到今晚会发生点什麽,於是我们开车到了酒吧一条街。

      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人已经不多,开了一瓶伏特加,她一杯一杯的灌着自己,还趴在吧台上哭,酒保很莫名,我装作懂得样子,示意酒保我来解决。

      「冷麽」,我问她,她点点头,我把羽绒服脱下来给她穿上,她看到我只有一件贴身的衣服,笑了「你真可爱,老贝,你不冷麽?」

      我装出大侠的样子,说:「冷,但没办法,我脂肪厚,!」

      她把衣服扔给我,把凳子往我身边挪了挪,斜靠进我怀里,说:「抱着我,让我温暖点!」

      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抱住她,虽然不喜欢喝酒的人,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让我陶醉,我的鸡巴变的好硬,我的手环保着她,右手已经有半只手,靠在她的乳房上,好软,感觉里面水一样的柔软,能感到里面那两坨白花花的奶子在晃动。

      一直喝到5点多,一直是她在说,我在听,说了什麽都忘记了,只知道鸡巴一直坚挺着,离开酒吧的时候,她说车放在这里,明晚再来。

      我帮她打上车,当她看到我不上车的时候,她笑着说:「你真可爱,明晚,我们继续买醉到天明,这是秘密」。

      第二天休息,我一天坎坷,曼曼去同事家玩,说晚上回来,我说晚上我要去老乡那里看个朋友,我如约来到那酒吧,车还在,欣已经又开了一瓶伏特加。

      依然是我看着,她喝,酒乾掉一瓶的时候,她要去厕所,我扶着她,去了,厕所在後面一条小巷子,她晃来晃去,完全没有了平时淑女的风范,厕所只有一个狭小的位置,一个蹲厕,她站在那里,我要帮她关门,她说,「帮我脱下来,」

      我愣了下,帮她解开腰带,拉下裤子,里面是个粉色丝质的小内裤,还有个小蝴蝶结在前面,我头扭到一边,帮他把裤子扯下来,然後转身,关门,在厕所外面等,当时鸡巴硬的已经要撑破裤子,但我不想乘人之危。

      她走出厕所的时候,腰带还没系好,一只手就搭我肩膀上,我一周绕过她的细腰,然後两个手环抱她的腰,帮她紮好腰带,手在帮她整理的时候,她屁股完全是靠在我的鸡巴上的,我想像她能感受到那里的膨胀和力量。

      她忽然抱住我的脖子,舌头一下伸进我的嘴里,我也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在她屁股上使劲的揉,使劲的拦住,让鸡巴使劲贴着她的裆部,我能感到里面耻骨在动,我手放进她屁股沟,我感到里面散发出的热气和湿润。

      「我想干你,欣!」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说。「想肏你!」

      我手已经袭击进胸部,手已经完全去处了胸罩的阻拦,肆意的揉着那乳房,真的好软,好嫩。她也呼吸急促,呻吟着,享受着我的激情。

      可是对方是个喝酒的女人,喝了一瓶伏特加的女人,我忽然冷静了下来,我帮她拉好胸衣,然後使劲抱住她,「宝贝,我想干你,可你喝酒了,我不能这麽对你,我希望,你不喝酒的时候,我们还能这样,宝贝,我是多麽想进入你的身体,但不是现在,宝贝」,她使劲抱住我,摸着我结实的後背。

      我们抱了很久,又又过激吻,直到後面有人来上厕所,我们才离开,依然,我帮她打车,她回家:「你真是个笨蛋!」

      她上车前和我笑着说。当时我也想抽自己耳光,但,乘人之危,确实不是我的风格。奶奶的,受孔孟之道教育太深了,杯具。

      回头看到那辆红色奥迪依然在那里,我心存侥幸,希望明天欣能继续电话我。

      第二天,鸡巴和蛋好疼,可能是站立了好几个小时,却没有发泄的缘故,坐在办公室椅子上,裆部好难受,想晚上一定要让曼曼帮我解决好。

      傍晚下班的时候,欣又来了,把车钥匙扔给我,说:「老贝,晚上老板有事,你去帮老板开车,车在老地方,你知道的。不要迟到」,我胯下狂龙跳了一下……

      酒吧里一见面,我们就激吻了,舌头在对方的嘴里翻滚,口水溜出嘴角也不擦,我拉着她,直接外面打车,去了一家连锁酒店旅馆。

      「你确定麽?」我牵着她的手,看着她,她两只手抓着我的一只手,好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害羞的点点头。

      我们进了旅馆,第一次开房,经验不足,她取笑我,说:「装的挺像会事,原来还是个处!」

      一进房间,我从後面一把抱住她,一边亲吻她的脖子、耳朵,头发,一边帮她脱掉衣服,胸衣,两颗椰子一样的,挺拔的奶子,被我握在手里,她的乳头超大,颜色是深红色,已经站立,如同一颗陈述的葡萄。

      我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鞋子去掉,裤子直接脱掉,里面一条白色带着米老鼠的小内裤,让我更加激动。我一下解除所有武装,鸡巴90度对着她,她害羞的抱着自己的胸部,翻身钻进被子里面,我从被子这头,钻进去,抓住她的两条腿,隔着内裤,开始吸允那芬芳的地方……

      内裤已经被我完全浸湿,拨开内裤,里面已经沼泽一片,我舔着那咸咸的水,手指配合着插入那诱人的小穴,欣发出诱人的叫床声,「上来,老贝,上来」,她催我。

      我钻出被窝,舌头从下一直游走到嘴唇,手指依然插在小穴里,水已经完全把我的手弄湿。

      「宝贝,这是真的麽,」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说:「谢谢你,来到我身边」,我亲吻她的脖子……

      她一下翻我身上,钻进被窝,我感到,鸡巴被一下吸紧了,「嗯,好大!」欣在被我娇喘一声,继续拚命大力的吸着鸡巴,她腿叉开对在我旁边,我上前使劲掰开她的屁股,舌头使劲舔着她的屁眼和浪穴,收抓着她的屁股,使劲的揉,恨不得都塞进我的嘴里。

      我们69式舔了十来分钟,她的浪穴已经完全泛滥,水顺着大腿流到床上,我鸡巴要胀破了,她忽然一下把被子掀开,坐起来,看着我,呆呆的,我惊讶的看着她。

      她面无表情,十秒钟,然後一个跨步坐到我身上,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浪穴:「我不管了」,她没头没脑来这麽一句!

      「啊!好大……」她叫床的声音真好听,屁股快速的起落,套弄着我的鸡巴,两只手握着自己的两个椰子奶馒头秀发乱飞……

      「使劲,亲爱的……用力,用力,……好大……」欣的叫床简直无敌,比AV片里的女主角还好听,小穴也紧,我使劲抱着她的屁股,往鸡巴上嗯,最後,我直接坐起来,一手抱着屁股,一手抓着奶子,嘴巴来回的亲着两颗大葡萄……

      不到十分钟,我感到鸡巴一阵狂热,「欣……我要来了……」

      欣彷佛受到了巨大的鼓励,把我头一下摁进怀里,屁股更加快速运动,我的鸡巴一泻如注,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欣去洗澡,我要洗,她不让,我在床上,慢慢睡着了,迷糊中,欣过来吻我一下,然後抱住我,我伸手抱住她,发现,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推开我,帮我盖好被子,说:「好好睡一觉吧,宝贝,等你醒了,什麽事都不要记得,好麽!」

      我本想问为什麽,可是还是没说出口,「出了门,就忘了我」,欣开门後说:「谢谢你,宝贝,早遇到你就好了」,然後轻轻带上门,走了。

      第二天,我到店里的时候,曼曼把我抓出店里,问我昨晚到哪里去了,我只能说,看老乡去了,曼曼从头到尾看了一边,一把抓住我的领子,说:「晚上老娘再收拾你」,然後笑嘻嘻的回店里了,我则还回味在昨晚的余韵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