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梦回干朝

    发布时间:2020-07-12 00:00:26   


    历史上风流的皇帝多得数不胜数,风流但多情的就为数不多了,两者皆占而又潇洒倜傥、勤政爱民创下繁华盛世的,只有一人。

        他的一生是充满传奇、爱恨交织的,有过痛,有过辱,有无奈,也有辛酸。

        但更多的,是维系盛世的怀宇胸怀,是温婉缠绵的儿女情长。

        他整顿吏治,大力革新;他善纳良才,奖掖清流;他文采斐然,学冠东西;他南征北伐,宇内澄清;文治武功,堪称双绝。

        做为诗人,他洋洋洒洒赋诗10000多首,是有史以来做诗最多的人;做为将军,他运筹帷幄,扫清金川,踏平新疆,远征缅甸,横贯台湾,各国无不归依进贡。

        在他81岁高龄的时候,俯看苍穹,世上一片繁华热闹,子民无不称颂他的功绩。

        现在,让我们踏越时光的限制,在那个充满魅力的人物身边,享受盛世的荣华富贵吧……

        一、风云突变

        “叮叮……”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来,并且没有停下去的意思。我从朦胧的睡意中慢慢醒过来,却还是不想起床。

        哎!都怪昨晚一直手class="innerlink">淫到深夜,我的大鸡巴红得象刚出炉的铁,硬得也象刚铸好的铁一样。虽然我知道我才14岁就开始手class="innerlink">淫是不对的,尤其是生活在社会主义长在红旗下的我应该有崇高的理想,为人民的幸福……不想说了。

        这些都离我太远了,我现在只想把班上最漂亮的班花文文拿来猛干,抽插她迷人的小class="innerlink">穴……

        “还不起来!马上就迟到了!!”门口传来母亲的叫声,我只好不舍的爬起来。

        晃着头吃完饭,背着书包向学校走去。说真的,我并不喜欢读书,可我很喜欢在学校里呆着。为什么呢?因为有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啊!

        我的同桌小雪,是身材很单薄的那种,大慨还没发育成熟吧!可是她有着一张特别漂亮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百看不厌。

        尤其是她的皮肤特别光滑,有时我会故意去碰一下,哇!感觉简直爽歪了!

        她应该属于那种很单纯的女孩,平时文文静静的,就算偶尔我很过分的摸她的腿,或把手放在她背上轻轻抚摩,她也不会提出抗议,只是用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我。

        与她相反的,是我的前排那个女孩,叫王梦。她可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要么去弄弄后背上的背带,要么转过头来盯着我,然后很快的做一个鬼脸。

        王梦特别爱打扮,常常穿很暴露的衣服,有时整个后背都可以看得清楚。她的衣服也特别透明,我经常都盯着她那若隐若现的乳罩带,想象一把将她的乳罩扯下来,一对又圆又白的奶子,衬着粉红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的奶头……不知有多爽!

        王梦好象挺喜欢我,她的成绩又没有我好,经常都来问我问题,我也就一本正经的给她讲,但是手就会装做不经意的摸她的肘部,手臂……脚也会搭在她的大腿上,不住的摩擦。

        有时候我正摸的爽的时候,她会突然“啪”的一声打下来,让我知道这里是不准摸的,于是我就转向下一个阵地……

        我们班上的女孩有很多,可是质量好的也就那么几个,我周围就集中了小雪和王梦,还有团支书——张洁。张洁看着挺严肃的,整天都崩着个脸,每次她点名点到我:“李侍尧!作业叫上来。”

        我都会白她一眼,但又不情愿的把本子递给她,然后在她伸手来抓的时候,狠狠的摸上一回。久了,她也就习以为常了。她当然也会不高兴我占她的便宜,所以有时会在班花文文那里告我的状,可是她也很聪明,知道我不好惹,所以就不痛不痒的说些我的坏话,象什么“李侍尧今天又迟到啦!”“李侍尧抄了XX的作业”等等。

        我才不在乎呢!仍然是照摸不误。别看张洁冷冷的,可是听说在年级里还是有名的“冷美人”,甚至有一个男的同学还给她又送花又写情书的。可是她哪会看得起那个满脸疙瘩说话打顿头发贼长的人呢?

        从她对我的特别“照顾”中,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对我是又爱又恨。对这种女人,我向来是不避也不追的,反正是到手的东西了,什么时候用还不是我说了算!

        真正让我心动的还是班花文文。她有着秀丽的脸郏,一对又弯又长的美眉衬着迷人的大眼睛,是标准的日本美女的脸!更迷人的还有她的身材,苗条而又不失丰满,皮肤细腻光滑得就象泥塑一般。

        她的胸脯刚刚发育完,紧绷的衣服下露出漂亮的弧线,看得会让人有忍不住摸上一把的冲动。高挑的身材再加上长长的美腿,不愧是我们班的班花。更好的是她很平和,说话温柔,谈吐间很有分寸,不会象王梦那样的连珠炮似的追着你猛问个不停,也不会想小雪那样半天都不说一句话。

        她会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你的神态,在你说话的时候她就静静的倾听,给人以非常懂事的感觉!和她在一起,从来都不会感到时间过得慢,我们之间总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她很信任我,什么事情都要给我说,连她第一次来月经,也是她第二天就给我讲了的。我也会把自己的一些秘密讲给她听,当她听到我们班主任的手提袋突然不见又在5天以后在一个男老师家发现的事情竟然是我的杰作时,不禁大声的笑出来。

        她笑的样子极美,我常常怀疑是不是只有在童话中才能有这样美丽的公主,而我是不是她的王子……说真的,我感到自己有点喜欢她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成绩依然是全年级第一,我每次冲过终点线的时候依然会碰到那根红线,我喜欢的几个女生仍然簇拥在我周围,我仍然在深夜还无法入睡,我总是沉浸在对她门身体的幻想之中。

        或许真的把她门拖来干了,还没有我一边想象和她门作爱,一边手淫来得爽快。直到那一天,我的第一次给了……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全班同学照样在上着晚自习。雨越下越大,终于在我们放学的时候下成了汪汪的一片雨雾。带着伞的都急匆匆的冲进了雨中,没有带伞的也跟着冲了进去,尽管他们走那么快,但是我弄不明白,即使你走得再快,前面还不是一样下着大雨?所以我不慌不忙的坐着,看我的小说——《乾隆下江南》。

        看着看着,我越来越羡慕乾隆那个老头了:佳丽三千,后宫充实,随时都可以去干那些美丽的傧妃。

        这还不够,他还六下江南,干遍天下美女。真是有福啊!若是我也能和他一样……

        “咦?李侍尧,你还不走啊?”身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我懒懒的抬头一看,啊?人全走光了?只剩下面前站着的张洁,冷得哆嗦着看着我。

        “你还不是没走?”我没好气的说。张洁人那么小一点,可是就已经老气横秋似的般罗嗦,我当然没走了,我走了你能看得到我吗?问了等于白问!

        “哦!那你干吗不走啊?很晚了哦。”张洁的脸白白的,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我说话的语气让她感到失望?

        “恩。我等雨停了就走。你呢?”我边说边看她。她今天穿得有点少,好象是件新衣服,白色的连衣裙,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

        大慨是她还比较小吧,也不懂得穿衣的搭配,上面穿的是白色的衣服,就不应该戴红色的乳罩。现在她面对着我,一对鲜红的乳罩若隐若现。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被我看了一会儿,终于觉察到我眼里有轻浮的意思,于是马上转过身去,“我这就走了!你慢慢玩吧!”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懒得管她,回过头来继续看我的乾隆。还没看两句,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连忙抬起头来。

        “啊?你怎么回来了?”我看到张洁狼狈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可是还没来得急笑,就被张洁打断了:“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帮我一下!”

        原来外面的雨一直没停,且有越下越大的意思。张洁一出去就给淋了个落汤鸡,只好又折回来。现在她的白色衣服因为有水淋过的原因,显得特别透明,贴着奶罩紧紧的,下面的裙子部分也贴着大腿,光滑的大腿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她的肚皮肉鼓鼓的,衣服贴在上面显得更加的光滑。这时的她看来不象个学生,倒象低级酒吧里的侍女,穿者暴露无比的性感服装在我面前。我有一点冲动了。

        她很焦急的站了一会,见我还没有动作,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冲我说:“看什么看!你出去淋一下还不是和我一样!”我一把拉住她,一边帮她把衣服扯出来一点透风,一边说道:“所以我没你那么笨嘛!现在知道我不走的原因了吧?哈哈!”

        她先是瞪着我,可是看我这样帮她晾着衣服,心里或许高兴,也就不那么横了。我不断的拉着她的衣服,不时会碰到她的身体,她好象很敏感,我一碰到她就会往回缩。

        我有点不信邪,一个小丫头嘛,有什么搞不定的?于是我把身体和她贴得更紧,下面的肉棒也紧紧靠着她的腰侧,令得她的脸渐渐红起来。我继续深入,左手在她的腰上不断的抚摩,右手则攻其后背,试探她的奶罩带子。

        她腹背受敌,感到很不自然,可是因为我很温柔的摸她,让她感到很舒服。

        我摸了一会,不再满足于只摸无关紧要的部位,于是我换到她的正面,手开是上移,往她的胸部摸去。看到她没多大的反抗,我大着胆子,把她的衣服往下脱。

        她这才清醒过来,马上护着自己的胸,一幅无辜的表情。我有点不忍,但还是继续把她的衣服脱下来,终于露出鲜红色的奶罩。我下面有点硬了。于是我加快动作,将她的连衣群一贯到底,她的大腿和内裤都露出来,我连忙伸手摸着。

        她很害羞,低着头在我胸口不住的摩擦,一头亮丽的黑发垂下来,几乎碰到我的肉棒了。因为我的肉棒正以极快的速度膨胀着。我把她扶到椅子上,然后毫不客气的把她的奶罩脱了下来。

        哇!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一对刚煮熟的小馒头,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粉红的乳头只有一丁点大,还没有完全勃起。她的乳房还没发育完整,小小的一块,但是极其可爱,光滑细腻温婉如玉。

        我轻轻的摸着,然后又用力的捏下去,她发出“哦”的一声,极其妩媚。我发觉脱了衣服的她好象变了一个人,变得温柔多了。

        我继续进攻着。接下去该脱她的内裤了。出忽意料的是,前面的动作都极其顺利,她并没有太大的反抗,我以为她也会让我脱她的内裤,于是我就很大力的开始脱。可是还没有到一半,她已经开始扭动起来,并且伸出手来拦着。

        我连忙问:“怎么了?”

        她不说话,可是脸红红的。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说:“你以为我很好欺负吗?”

        我赶忙说:“不是!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伸手把我的手握住,“真的吗?”

        “真的!我……我发誓。”

        “不、不用……”她的脸更红了,身体不象刚才那样扭来扭去的了。

        我知道她一定相信我的,因为她可能一直都很喜欢我,所以我也就把手摸向她的阴部。

        她开始不安起来,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我其实也不懂什么技巧,只是照A片里的男的一样,反复的上下抚摩她的阴部。她的呼吸渐渐急促,我可以听到她在强忍着不发出大的声音来,因为这毕竟是在教室嘛!

        摸了一会,我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就缓缓脱下她的内裤。

        哇!让我吃惊的是,她竟然已经长了不少的毛了,而且不很整齐,有点凌乱的摆着。我知道这可能是刚才摸她的时候弄乱了的,所以也不太介意。

        她坐在椅子上,我就只好蹲下来,拨动着她最敏感的部位,她越来越紧张,嘴里不断的呻吟着,发出梦吟般的呓语。

        我胯下的肉棒越来越硬,就象要把裤子快撑爆了一样。我于是停止拨弄,一下子站起身来,把裤子脱了下来。张洁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就连忙又把头缩了回去,再也不敢往我胯下望。

        我笑着说:“怕什么嘛!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哦!”

        她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我,却仍然不去看我的肉棒。我有点不高兴,于是把肉棒挺着伸到她嘴前,说:“你不信?那你尝尝味道吧!”

        她仍然不敢看,可是听我说了又觉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的肉棒挺着挺难受的,于是我硬按着她的头,说:“来吧!真的很好吃哦!”

        她见我态度这么强硬,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闭着眼睛含住了我的肉棒一点点。我感到肉棒的顶端凉丝丝的,很舒服。于是我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啊?”

        她含着我的肉棒,就算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在喉咙里“嗯、嗯……”

        的叫着。

        我叫她含进去一点儿,她想反正已经含了,再多一点也没什么,于是把嘴张大,整个把肉棒含了进去。我爽得要命,开始在她嘴里抽插。她的嘴本来不大,被我的肉棒塞得满满的,有点难受的样子。我不管她,仍然狠命的抽插着,只感到越来越爽……

        终于,我有点忍不住想射了。但我可不想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玩完,所以我把张洁抱起来,放到课桌上。她紧张的看着我,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感到了她的不安,就问:“怎么?不想让我插吗?”

        她害羞的扭过头,“不是……”

        “那就对了!”我抢过话头,也不等她的答复,就把她的双腿用力的分开。

        她还是很紧张,双腿轻微的在颤抖。于是我拍了拍她的大腿,她的紧张情绪变得好些了。我看准机会,提起肉棒“呼”的一下顶过去……

        “哎哟!好痛!”

        呵呵,说这话的不是张洁,是我。

        原来我第一次做嘛,她的小class="innerlink">穴又小,自然是顶歪了,于是我重整旗鼓,摸索着她小class="innerlink">穴的位置,然后一插而入。

        哦,好紧啊!我感到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很窄的洞class="innerlink">穴,不是很湿润,所以感觉很紧。我缓缓的退出来,然后又一插而入。

        在我的想象中,应该会有很厚的一片膜挡住我的去路才是;可是当我这么用劲的插入后,只感到有一点小的阻挡,然后就很轻易的突破了,肉棒在张洁的阴道里长驱直入,顶得她不住的叫道:“哦……不要……啊……好痛……”

        我才不管那么多,只埋头苦干,由于她的里面实在是又紧又干,让我的肉棒磨来磨去之后,越来越感到兴奋,我抽插了还不到两分钟,就已经感到极度的亢奋,加上她不断的传来“啊……啊……”的呻吟,让我的大脑高度的爽快。

        终于,我越插越快,她被我疯狂的抽插吓住了,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我在极度的高潮中一喷而出,把肉棒深深的抵住她的花心,一股津液终于发泄出来。

        忽然,教室外面响起“叮呤呤”的铃声,原来此时,已经离放学足足有一个小时之久了。

        (二)

        ***********************************PS:真的很想让主人公早点死,这样就可以到充满诱惑的清朝去干古代的美女了。可是限于作者实在文笔驽钝,实在是收放不自如,只能在下集看到古人了!真有点没脸见古人……

        秦朝过后是汉,然后是晋,再就是唐宋元明清,中间实是隔了两千多年。作者并未笔误。感谢指正!望继续批评。有批评才有进步!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有你们我就有动力!如果一个人写,没有回应的话,实在是很难完成一点什么的。谢谢!

        ***********************************

        自从干了张洁之后,我一直都不敢面对她,甚至第二天还破例的请了一天病假,不敢去上学。不过当我发现张洁并没有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我也就放心得多了。但我还是不敢和她说话。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虚”了。

        就在我躲着张洁的那段时间,我的同桌小雪忽然有一天没有来上课。我当时以为她可能是病了,所以也并没有多在意。可是当第二天她走进来坐到我身旁的时候,我着实吃了一惊:小雪本来纯洁秀丽的脸庞这时看起来仿佛苍老了很多,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好象蒙上了一层灰一般,不再那么清澈透明,反而好象曾经痛哭过的一样,上眼皮有一点黑。

        我连忙问:“小雪,昨天你去哪里了?”

        小雪只是把头埋着,好象没有听见我说话一样。

        我又问:“小雪!你怎么了?”

        她这时象才从梦中醒过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才知道刚才是我在问她。“没有啊!没什么……”小雪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更加心疑:“出了事了?有什么事只管和我说,我帮你!”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我着实很心疼。小雪是个很乖的女孩子,平时都很文静的,她这种性格一定不会去惹事,所以肯定是有人在欺负她。想到这里,我不禁气愤起来:“是不是有什么人吃你豆腐?说给我听,我扒了他的皮!”

        听我说得这么厉害,小雪不禁抬起头来认真的看我。我虽然话这么说,而且我自幼好动,也学会了一点三脚猫的功夫,可是那都是花架子,平时看着吓唬人到挺管用,到了真正要打架的时候,吃亏的人一定是我;况且我一心向学,平时也不怎么招惹那些社会上的混混,所以要打架的话也找不到好帮手。

        但我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就没有收回去的理;而且我想到,小雪这么乖的女孩,谁会真正去欺负她呢?所以我也就继续吹:“哈,如果我要知道有人敢欺负你,我不用叫兄弟,就我一个人也把他们全部打趴下!”

        小雪的脸上终于开始回春,现出一点红色的样子。她刚才的脸白得可怕。小雪又看了我一眼,象下定了决心似的,毅然决然的说:“李侍尧!我们是不是朋友?”

        我心里想:“不是!是老婆就最好……”但我口头上当然不敢,这种话只能对泼辣的王梦说。“不是!——才怪呢!我们当然是好朋友啦!”我逗她。她噘了噘嘴,又看了看我,才开始说她的经过。

        原来她家住得离学校并不远,只要穿过几条巷子就到了。前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她和我们班的班花文文一起结伴回家。文文的家比她还远,而且文文比她还要漂亮,照理说如果有人想做什么的话,是应该找文文才对。事实上那天的情形确实如此。

        那人一早就埋伏在路边,他曾经悄悄的守在这里,知道这里是每天文文回家的必经之路,这天他终于决定下手,并且准备好了工具。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那天小雪和文文刚一出校门,就看见了文文的妈妈!文文于是很高兴的扑了去,挽着她妈妈的手,她妈妈原来是来接她的。小雪当然不好意思跟着她们两人,只好一个人独自回家。

        再说那个对文文图谋不轨的人一心等着文文的来到,当他等了不到20分钟的时候,果然看见文文和一个女的一起走过来。那个人曾经埋伏在这里偷偷的看过,知道每天文文都会和一个同样漂亮的女生一起回家。这时他心里不禁满是得意:“哈哈!终于要得手了!”可当文文母女走过来的时候,他傻眼了:“啊?

        有人接她啊?“

        那人本来极度兴奋,这时却居丧得不得了,只得感叹运气不好。正当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小雪背着书包来了。他以前就觉得小雪很漂亮,只是因为有文文做比较,所以没有怎么留意。现在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过去,只见小雪高高的个子,修长的大腿,微微翘起的胸部,还有红红的可爱的小嘴,不禁又冲动起来。心想:“反正都是女生,而且又乖,来了不干那不是太可惜了?”于是就向小雪扑了过去。

        小雪正在想着心事,所以当他看见一个黑影扑过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就已经眼前一黑,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啊!这是一幅怎样的场景:自己浑身一丝不挂,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完全就那样垂着,粉红的乳头还很硬。雪白的小腹上留着一坨白色的液体,发出难闻的腥味。

        她继续往下望去,不禁惊呆了:只见白色的床单上赫然有一块鲜红的血!而且这些血还流动着,而这些血的源头正是自己那最神秘的小洞!小雪有些眩晕,她这时才感到有一种很痛的、又有点痒的感觉,正从自己的阴部传来。

        小雪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当她抬起头来望向可憎的凶手时,发现不但凶手无影无踪,连凶器也毫不知去向。只留下小腹上的一堆白色液体,仿佛在诉说着当时凶手插入处女阴道的爽,以及射出时那如痴如醉的飘飘欲仙……

        “那你在什么地方呢?”我听了经过,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毕竟,小雪真的是一个很乖的女孩,想着她被那人插入阴道,然后狠命抽插的样子,我不由得心里酸酸的。过了好一会,我才开始试图找寻点蛛丝马迹。

        “我也不知道!是个很黑的小屋子!”小雪的声音很小,仿佛不敢去想象那晚的情景。那是她失身的地方。

        “走!带我去看!”我站起来。我想那人应该就在附近吧。

        “不!我……我不敢……”小雪很犹豫。

        “不怕!有我在呢!他不敢怎样!”我坚持道,“况且,那个人还不知道在不在呢!”我心里想。

        “我……我真的好怕……”小雪慢吞吞的。她不敢面对现实。而通常现实是冷酷的,你不去面对,就只有被抛弃,最终是被毁灭。

        我没办法了。但朋友们都说我是个很多诡计的家伙,我当然不能误了我的名头。所以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其实当然用不着皱眉,在眨了眨眼睛后,我已经决定了:独闯虎class="innerlink">穴!哈哈。虽然这个虎class="innerlink">穴只不过是间又黑又小的屋子,而且并不会跳出一只猛虎来。

        问明了屋子的所在,我马上就出发了。通常我去打架的时候都不用准备,至多拿根绳子什么的。这是因为我打架的对象一般都是同龄人,他们不会有AK47,连匕首都没有。他们也不会有准备。所以我就这样空手去了。可是如果我知道我会遇到什么的话,我宁愿叫上一支防暴中队,然后再穿上防弹衣,再带上军用望远镜。

        怪,若说是带上武器也就罢了,防身嘛;去打架为何要带望远镜呢?哈哈,原来我一接近那小屋子,立刻观察了地形,发现这是一间单独的小屋,四周最近的房屋大概在一百二十米远处。在各个城市的郊区,你都很容易发现有这样的房屋。

        我慢慢的靠近,突然发现这个房屋是有人的!虽然它的门是关得严严实实,而且门口并没有鞋子之类的;可是我发现在离门一米多远的地方,有两个红色的烟头!烟头当然是白色的,可是因为正在燃烧,所以就有点红!我马上想到,不会是屋里的人出来扔的,而一定是扔了再进去的!或者,是趁门还没关的时候,从里面扔出来的!

        各位一定要问了:为何不可能是屋里的人出来扔的呢?确实,有这个可能。

        可是别看我只有14岁,可是我的性格却异常的谨慎,凡事不会往好的方向想,却一定要做足最坏的打算!因为你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那么出现的情况不可能超出你的预计,这也就使你有充足的余地来处理突发的事件,完全立于不败之地。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孙子兵法里讲不能立于死地,那只是他没有学习过哲学,不懂凡事都没有绝对的道理。没有绝对的不行,也没有绝对的正确。实践才出真知。我考试的时候就经常用到这种逆向思维,一道题你怎么看它都是对的,可是你填“T”的话那你只能得个“x”,干脆你就填“F”的话,你成功的可能要大得多。考场如战场。

        是以我更加小心的绕过去,悄悄来到门口。还没等我去望,我已经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了!原来里面真的在大战!而且看来这场战争规模不小,我至少听到有三个人的声音,他们显然很累,可是仍然没有放松力气,仍然狠命的抽、打……

        一听到这种声音,我也很受感染,急忙凑到窗边去看——哇!好一派战场!

        只见一个女的脱的精光,口里不住的叫着:“啊……好……好舒服……用力……

        抽……啊……不要……停……啊……爽……死妹妹了……“

        这样淫荡的叫声还是堵不了她的嘴,所以一根又黑又粗的肉棒伸在她面前,她一会儿舔,一会儿吸的,把那根巨棍弄得又长又硬,就象可以把那个女的嘴巴顶穿似的。而那女的之所以那么兴奋,是因为在她的身下还有一个男根在用力的往上顶,黑毛交织的地方偶尔现出一点白亮的汁液,十分淫荡。

        整个战场春意盈然,男的正用力抽插打炮,女的则肆意呻吟,淫叫声不绝于耳,甚至连在窗外偷看的我也不禁心痒起来,肉棒立马举起来向他们行抬头礼。

        里面的战斗正进行到紧要的关头,那女的一人力拒两敌,还显得游刃有余,一会儿舔舔大鸡巴,一会儿用力的往肉棒上坐下去。那两个男的显得十分受用,两个人轮流干着女的小class="innerlink">穴,把那小class="innerlink">穴都插得松开了口,却还在那里猛插猛日。

        我以前经常看猛片,也看到过3P的情景,可是真正的枪战场面还是第一回看到,所以就更加专心的看起来。不料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哪个狗崽子!

        敢来偷看!“

        我不等他讲完,急忙一个转身想往外跑。谁知喊话的人就在我背后,我一转身就给他抓了个正着。我连忙以手示意他小声点,谁料他们竟是一伙的,他二话不说就把我抓了进去。大门原来是虚掩的,那个人兴许刚出去吧,现在回来看到我在偷看,以为我是小偷什么的,就把我抓了进来。

        那三个男女看到他抓了个学生样的男子进来,也吃了一惊,但更令我吃惊的是他们只是停了一下,连衣服不穿,就继续干了起来。

        “啊…嗯…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好……好硬……哦……

        顶得……妹妹……哦……的……小class="innerlink">穴好……好……啊……舒服哦……啊……“那个女的仿佛故意在表演一样,叫得比刚才更大声了。

        抓我进来的那个人显然也对这个女的很感兴趣,可是看得出他是很精明的那种。他看了一会,似乎想阻止他们一下,可是又不好说出,等了一会儿,见三个人越干越爽,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忍不住了。

        他自小屋角落的一个皮箱中,“呼”的拿出一把砍刀来。其实也就和西瓜刀差不多,只是作用不同罢了。西瓜刀是用来砍西瓜的,砍刀则是拿来砍人。可是他现在既没有拿来砍西瓜,也没有砍向人,而是用力的砍向正在大战的战场——一张破烂的床。

        床上的三人吃了一惊。我自他拿出刀以后,就一直在提防着,准备随时应付飞刀。可是没想到他只是用来提醒他们:该结束战斗了。果然,刀的威力确实厉害,还没有等他开口,那三个人已经收回各自的武器,并且开始穿衣了。

        抓我的人是个大汉,比我整整高出一头来,浑身的肌肉块子,一格一格的,煞是威风。大汉开口说话了,他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快点!刚才我在外面看到很多便衣,我顺手逮了一个!”

        啊……我真是疑惑极了。我看起来象便衣吗?象便衣学生还差不多。看这情形,要解释可能他是不会听的,看来得……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汽车的急煞声。大汉连忙跑到窗边,一望之下,脸色大变:“叫你们快点!外面有警车!”

        我心想:完了,现在外面来了警察,我的处境就更糟了。因为屋里的人当我是警察,外面的警察又当我是土匪,我好比被夹在两边,两头不是人。但我现在既然在土匪这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随机应变,静观事情的变化。

        很快的,三个男的就手执武器:一个拿刀,一个拿匕首。这两个还好说,那个大汉可能急了,竟然从箱子里摸出把手枪,并且对准了门外的警车。

        我大惊,平常的拒捕还好说,若是袭警就罪加一等了。于是我连忙大声对那大汉说:“不要开枪……”

        可是我已经迟了。那个大汉已经来到窗边,对准了刚刚下车的一个警察就是一枪。那个警察绝料不到还没喊话敌人已经先开枪,胸部中弹之后还不解的回头看了一看,然后直接就倒了下去。

        接下去的情形简直是恐怖。警方迅速把我们包围,很快的,一辆接一辆黑色的警车就开了过来。那是应付恐怖分子的防暴车。

        从车上一个接一个的跳下警察,对着我们毫不留情的扫射。幸好他们用的是手枪,我们这边也有手枪,所以并不是很吃亏。僵持了一阵子,大家是五五开:屋里有两人中弹,没有打中要害;外面只有一个警察中招,可是直接打中了他的头部,眼见是没得活了。屋里有我、大汉和那个骚女人没有中弹,但是武器只有一把手枪,而且子弹并不多。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