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我的往事之荒唐乱伦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1:32   


    我的性发育比较早. 很小的时候, 记不得几岁了, 那时候我家还是一居室, 我和妈妈爸爸睡一张大床, 半夜里经常被他们的动静弄醒. 有时候就偷偷的眯着眼看,因为不开灯所以基本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爸爸光着身子趴在妈妈身上运动.那时候已经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了.

    有几次我睡在另一头, 刚好他们是凌晨在做, 外面已经比较亮了, 看到爸爸趴在妈妈身上, 妈妈的两腿裹在爸爸的屁股上, 爸爸在一点快播原班团队打造,快播成人视频,限时开放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点的动,隐约能看到爸爸的JJ在插妈妈的逼,不过很模糊.

    还有的时候,我和妈妈睡一头,妈妈在投入的时候会伸手摸我的小几几,可恨的是那个几几就不由自主的硬了.

    记得爸爸每次都很快, 妈妈刚有点感觉, 叫他使劲, 他就没了, 害的妈妈总跟他为这吵架.

    我的整个成长经历就是伴随着看着他们做爱成长的.

    初中的时候, 记不得是初几, 那时我们搬了家, 我也已经分床睡了. 那时爸爸总要上夜班, 我妈妈嫌她那里热有时就到我床上睡. 床小,不够两人, 就一人一头. 开始是睡梦中会不知不觉的搂着妈妈的腿, 后来就习惯了, 天天如此.记得有天妈妈把腿就抬我身上了, 我也把腿插过她的, 两人屁股就挨着屁股. 我看她睡的熟, 就顺着她的内裤脚(那种宽松的大裤叉), 去摸她的逼, 第一次很紧张, 以前认为女人那里会想身体各部位一样坚硬, 没想到这么软这么湿, 就那样在外面摸着, 不敢进入, 后来就睡了. 以后常如此, 直到一天(那天姿势很合适, 她把一条腿支起来了) , 我就用手进入了片光滑柔软的地方, 当时也没有意识到那是阴道, 因为在概念中阴道是比较小的, (可能我妈妈阴道确实松点, 而且不向我老婆那样有邹折, 她的很光滑), 然后顺着进去, 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后来才知道是子宫口), 就这样以后几乎天摸着睡觉,几乎所有时间手都是在她的逼上睡的. 妈妈的逼和老婆的截然不同, 阴唇上无一根毛, 阴阜上也很少, 而我老婆的简直是乱草(以后发给大家看).

    我现在相信她那时候多数是清醒的,起 ??码模模糊糊知道我做什么.

    有的时候是爸爸上白班和大夜班, 她就不过来了, 不过有时候爸爸上大夜班, 她也会后半夜过来, 有几次是刚刚和爸爸做完(我在这边能听见),然后爸爸就走了, 妈妈到厕所洗完屁股有时就会走到我这边.记得有次她做完过来,我摸过去的时候感觉特别水滑, 还特意把手指闻了一下, 有一种刺鼻的腥骚气, 现在想起来肯定是没洗干净的精液味道.

    不知道哪一天, 可能妈妈确实累, 或者我的手指弄疼她了, 她用脚把我的手蹬开了. 那一瞬间我简直是无地自容,因为自己的丑事被发现了(现在想多可笑,天天用手口她的逼,还天真的以为她不知道)

    过后几天,我就不敢了,不过发现妈妈也没有说什么,一切想没事一样,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记得第一次是有天起来小便, 回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到她的一头了. 妈妈是脸朝里的, 回头看看, 也没说什么, 只是往里面挪了点地方. 就这样我睡到了她的那头. 开始还是老老实实的背对着睡, 后来就翻过身了, 不过发现睡一头根本就没办法摸了. 只好顶着妈妈的屁股睡. 那天的情形是记的很清楚. 下面硬的象铁, 里面象火在烧, 昏了头, 胆子一大就掏出那东西往妈妈的屁股沟里蹭, 顺着妈妈的裤缝, 一点一点望里面顶.不过那都是徒劳, 因为根本没有办法深入哪怕一点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 印像中是很久很久, 突然妈妈伸过来一只手到背后, 把我的东西往腿中一夹, 然后又睡去了.我知道她没有睡, 但是也不敢进一步了. 就这样一来放着, 也没有进,也没有退(无法进,也不想退), 接触到阴唇的东西仿佛是要爆炸一样的愉快,快感慢慢的积累, 然后就是那不可遏制的排山倒海的激动. 回想起来, 以后十多年也再没有那样的快感了. 记忆中那次射的特别的多, 时间也特别大长.浓浓的东西到处流淌.我也迅速回到现实中来.记得当时的感觉就是要去自杀,觉得自己是多么肮脏.不可原谅.

    妈妈没有开灯,也没有起床(她平常做那事每次完了都要上厕所洗屁股的),只是在黑暗中抬了下屁股,脱下内裤塞在腿间又睡去了.

    第一次赤裸裸的顶着妈妈的屁股,感觉难以形容.内疚和快乐夹杂在一起,还混杂着浓浓的精液的腥味,接下来就是沉沉的睡意.

    一觉醒来, 发现还抱着妈妈, 下身的裤子湿湿的很不舒服, 于是平生第一次大胆的脱了裤子, 完全的裸着. 骚动又冲上来, 硬硬的往那里顶, 这一次妈妈醒来了, 小声但坚决的说: 好好睡觉! 声音虽不大, 但是却非常威严(我平常就怕她), 我只好老实了.那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过去了, 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早起来打扫完毕了.我的旁边放了一件新洗的内裤.

    那次以后, 后来妈妈就不过来睡了. 我自己也知道做错了, 过后很后悔. 大家心照不宣, 谁也没有提起来这事,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夜晚强烈的性冲动,让我学会了手淫,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一天到晚萎靡不振.妈妈也看出来了,就旁敲侧击的说,不要胡思乱想,要好好学习,等等.

    有一天是夏天, 天很热, 和妈妈一起看电视, 好像电视上说的是计划生育的事, 她就把裤子往下拉, 让我看她的刀口, 并且把短裤往下拉一直到她的阴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阴部(只是阴毛而已),或者说算是看到吧.

    那次和妈妈一起回外公家. 外公家是个小的两居室, 我和妈妈每次都是睡一张床. 后来长大, 隐约听到外公提起说孩子大了不能睡一起, 结果马上遭到外婆的痛骂,说老东西多心.以后再也没有提起.

    自那次在妈妈的阴唇上射精以后, 我一直回忆那滋味, 可惜妈妈再也没有到我床上来过. 上床的时候我直接就睡在了妈妈那一头, 妈妈说, 睡那头去,我说我不, 妈妈也没反对. 躺下后不久, 半夜, 我又开始小动作. 这次妈妈没有睡着, 我也索性不害怕了, 隔着裤子就往她屁股缝里顶, 希望能重复上次的经历. 妈妈被顶的不耐烦, 说, 好好睡觉. 我说, 睡不着. 过了很久, 妈妈突然转过身平躺着, 说, 上来吧. 我没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妈妈又说了声, 上来吧. 我赶紧一偏身趴在她身上, 妈妈抬起屁股脱下了她的内裤. 我也赶紧脱了衣服, 记得当时手抖的非常厉害,几乎拿不住东西.趴到妈妈身上就开始顶(当时也不知道用手引导一下). 可能是因为紧张, 那里居然软的像皮囊, 根本没法进入. 妈妈伸手抓住我的东西, 把它硬塞了进去(好在妈妈的阴道很宽松, 后来在老婆身上试过, 软的情况下根本塞不进去). 我就那样趴在她身上, 不能动弹, 因为一动就可能滑出来, 妈妈问, 你平时也这样吗, 我说, 不是的, 妈妈松口气, 说, 如果平时也这样就要去看病了. 然后又说, 不要让旁人知道啊, 我说当然. 妈妈有说, 你知道吗, XXX和他儿子也有这事, XXX是妈妈的干姊妹,他的儿子也常和我玩.关于XXX的事,我以后在慢慢说.

    我妈妈说了很多XXX和她儿子的事, 甚至她和她儿子怎么做的细节XXX都告诉了她. 然后有自言自语说, 其实这事很普遍的, 就是大家不说出来.母子两就这样聊了一会. 不知不觉, 下面居然有了反映, 妈妈说, 动动, 我刚刚动了几下, 马上控制不住的一泻如注. 射精过后情绪马上跌回到地面, 很不适应,心中开始强烈的自责,好在妈妈似乎不在意.我想我的第一次是怎么糟糕,先是阳萎,后是早泄.好在这些马上就被克服了,没有遗留下来.

    过了很久, 妈妈才轻轻问:出来了? 我点点头. 她有问: 舒坦了? 我嗯了一身. 继续默默的趴在她的身上,JJ静静的留在她的逼里. 奇怪的是,射精后的东西不但没有软缩,相反居然在里面不断的长大,火热,坚挺起来.

    就这样趴了很久,妈妈可能也感觉到下面的变化,小声在我耳边说:再动动.

    受到鼓舞, 我又运动起来, 这次的运动是彻底和大力的, 以至于讨厌的床发出吱吱噶噶的声音, 而且她的逼里由于之前被装满了精液, 也不断发出那种黏黏的声音. 妈妈慌忙用俩腿紧紧的箍住我的屁股, 以防我动作太大发出声音. 妈妈拿过她的内裤, 从她的屁股下面把我们交合的地方擦干, 顺便又把内裤垫在她的屁股下面. 我和她就这样紧紧贴着运动, 过了不久, 妈妈显然有反应了, 对着我的耳朵说: 舒坦, 用力! 可是我要大动的时候她又不让. 这样动了一会, 我又射了.射完以后脑袋一片迷糊, 翻过身就睡了. 往常妈妈和爸爸做完后都要洗的, 那次可能是因为不想去厕所发出响声吧,所以把垫在屁股下的内裤夹到两腿间,就睡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内裤已经穿上, 妈妈已经在厨房了. 大家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谁也没有表现出异样, 也再也没有提起. 只是我整天都感觉特别的清爽(这种感觉以后就少了), 活力充沛. 记得我去厕所小便, 看着软软的东西和上面已经干了的一层白白的屑子, 在心里对自己的小弟说: 这下你舒服了吧?从此可见我本质是邪恶的.

    回家以后, 一切又仿佛恢复到正常, 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只到有一次,爸爸刚去上班, 妈妈关上门就进了我的房间, 下身什么也没有穿, 一脸潮红,两腿间夹着卫生纸, 也不说话, 躺到我身边并且发出了一种淫荡的哼哼声, 我马上趴了上去, 分开她的两腿, 扔掉了那卫生纸,跪在她两腿间仔细看她的阴部, 因为亮着灯, 所以看的很仔细, 那是我第一次仔细的看一个女人的逼. 她的逼很光滑, 阴唇上一根毛也没有,扒开大阴唇,可以看到一张张开的嘴, (这和我老婆完全不一样, 我老婆的是完全封闭的), 小阴唇上沾着一些卫生纸的屑, 张开的嘴里缓慢的流出一些液体,而且散发出一种混合着精液的腥味. 肥胖的阴阜上有几根细小的绒毛. 肚子发福的很厉害, 腰带以下形成了一个大鼓包, 猛一看以为怀孕了似的. 妈妈好像也放松了,张开了两腿让我看. 我看的入神的时候, 妈妈说, 舔舔, 我还不知道可以舔, 因为那是尿尿的地方, 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味道, 心里有点抗拒, 过还是把嘴凑上去了,伸出舌头舔起来, 妈妈很兴奋, 双手抓住我的头, 就紧紧按在他的逼上, 我喘不过气, 急忙挣脱,妈妈这才说, 去把灯关了.我赶紧下床, 关灯, 就趴上去. 还是妈妈把他放进去的, 这次因为没有什么顾忌, 所以动作很大, 我学着爸爸的样子, 两手撑起身体, 妈妈也把腿抬起来, 我的身体拍打到??她的阴阜和发福的小肚子, 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伴随着下面那狗舔食的水声, 还有偶尔还会从她的逼里发出的那种令人讨厌的类似放屁的声音. 妈妈的脸有点发烫, 声音也变的颤动, 不断的说: 攒劲! 攒劲! 过了一会,突然紧紧的抱住我,一口咬住我的肩膀, 下面的腿紧紧的箍住我的屁股不让我再动. 就这样过了很久, 她才松开来, 长长的叹口气说: 真舒坦哪... . ...

    过后妈妈去洗干净, 又回来睡在我身边, 那次我们说了很多话, 她告诉我爸爸有早泄(那时不知道这个名词, 就是说你爸爸每次几下就完事了, 吊着个人很难受,等等),记得她还特别放荡的说,以后妈妈逼痒痒就来找你,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啊?我真没想到妈妈会说的如此露骨的脏话.

    那天的整个晚上, 我们几乎都没有怎么睡. 中间不断的醒来, 翻身上去, 运动, 射精, 下来, 睡去, 反反覆复有七八次, 妈妈说她有生以来没这么爽过, 因为每次爸爸都是几下就交待了, 即使能多弄几下, 她也是提心吊胆, 生怕他马上顶不住. 我们还试了后入, 开始妈妈不肯, 说那像狗, 不过在我插入后她又大呼小叫, 说很舒服. 这个姿势不爽的是, 妈妈的逼里不断发出那种放屁一样的声音. 因为这一点后来我们也就少用了. 女上位也试过, 不过妈妈优点胖压的人不舒服,动作也不灵活,常常让JJ滑出来.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妈妈特别喜欢让我为她口交. 平时的时候没有问题, 可是射精后再做, 实在是太难了, 精液的气味实在刺人, 尤其在不应期, 而妈妈好象特别喜欢在射精过后让我给她口交, 尤其是当她还没有来的时候. 妈妈很容易在口交中高潮, 高潮一来就用双手把我的头不要命的望她的逼上压,两条胖腿也拼命夹我的脑袋.她的逼本来就肥胖,再加上流满了淫水和精液,我每每会感到窒息.我真害怕她高兴起来会把我憋死.

    高二的那一年, 爸爸终于知道了我和妈妈的事情. 印像中好像是妈妈在高潮快来的时候说出来的. 我现在猜想也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也不一定. 不过爸爸没有什么反应. 就是睁只眼闭只眼. 有的东西心照不宣, 说出来大家都不好, 不说出来什么事情也没有. 所以后来即使爸爸在家的时候, 妈妈有时候也会过来睡, 多数时候是他们刚做完以后, 因为很多时候她是腿间夹着卫生纸过来的. 后来妈妈告诉我, 因为爸爸早泄,他也知道自己的弱点, 所以也就默许妈妈过来, 至少没有阻止. 当然表面上妈妈说过来睡是为了讨厌爸爸打呼噜. 尽管如此, 每次爸爸在家的时候, 我还是很紧张的, 生怕弄出动静来. 而且都是用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而且也只有一个上位(有时是侧位),口交,上位,和后位就不敢了.有几次甚至吓的有点软.倒是妈妈很不在乎,可能是她心里有底吧.

    现在想起来, 爸爸之所以能容忍我, 主要原因是他的那个早泄毛病, 为此他曾四处求医, 被骗了不少钱. 每次和妈妈常吵架, 妈妈就骂他没用.他也很担心妈妈会出轨, 而且妈妈在外面也确实有人. 后来妈妈跟他说了我的事, 他不但没有反对, 反而觉得很兴奋. 而妈妈之所以敢跟他说,也是吃准了他的心理.在此之前他们做爱的时候也常拿我做幻想对象.

    直到有一天, 好像是端五节, 爸爸妈妈都喝了很多酒, 爸爸好像喝醉了, 晚上的时候,妈妈想要,爸爸却不行了, 妈妈一急, 光着屁股就跑过来, 掀开被子钻进我的被窝. 我还是像往常那样, 盖着被子趴在她身上弄, 就在妈妈快高潮的时候,门开了, 爸爸带着一股酒气, 悄悄近来, 自己掀开被躺在了边上. 我被那一幕吓呆了, 可是妈妈紧紧的箍住我让我不能动弹.紧接着屁股后面感觉伸过来一只手, 摸到了我两结合的部位. 开始我以为是妈妈, 后来才意识到是爸爸, 因为那手太粗糙了. 我连惊带吓软下来, 趁妈妈松点劲, 赶紧滚下来躺到一边, 用被子蒙住头,心里突突的跳, 真希望有地缝能钻进去. 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 爸爸竟自趴了上去, 妈妈很不情愿的一边推挡一边说, 当着孩子呢, 可是爸爸还是坚持, 最后还是成功的插进去开始运动起来. 床的颠扑令人很舒服, 使我联想起小时候我睡他们边上的那些场景, 那是非常令人安详的有节奏的动作, 非常催眠.可是那时候却没有半点安详, 心里乱极了. 爸爸妈妈就在我身边放肆的动作, 而最要命的, 是爸爸发现我我们的秘密. 我不知道下面会怎样, 甚至想到他可能会杀了我.

    不知道是因为酒的作用, 还是因为太刺激, 爸爸那次居然挺了很久很久, 不时的伏下身, 又不时撑起上半身(他就会这两个动作). 慢慢的, 妈妈又被钩起来, 呼吸急促, 不断的哼哼, 手也伸过来抓住我的东西, 就像我小时候的那样. 就在她快要冲上高潮的时候, 爸爸终于支持不住了. 接着就是巨大的喘息, 妈妈说了声,什么就把他掀到一边, 过了不久就听到了雷鸣一样的呼噜声.妈妈光着身体睡在中间, 下身湿的透透, 床单上像被尿过一样. 妈妈转过身来, 脸上热呼呼的,嘴里不断哼哼着,一只手抓着我的东西不断套弄, 另一只手扣着自己的屄. 很快她就高潮了. 然后也倒到一边呼呼睡去了. 落下我一个人, 东西直挺在那里, 伸手摸了妈妈的屄, 滑滑的,从小腹到大腿全是精液, 我自己一边扣着妈妈的屄一边手淫, 看到爸爸在边上睡的象死猪, 我又胆大包天的翻身上去, 插了进去, 妈妈的屄里特别的水, 我几乎是一下子就射了. 完了以后, 又是一片空白可懊悔, 看着床上睡的父母, 觉得真的很堕落. 自己去厕所拿了卫生纸, 替妈妈的阴部擦乾, 又替她盖上被, 就默默到妈妈的房间看电视去了.直到很晚, 才在妈妈的床上睡了.

    第二天起床, 爸爸已经出去了, 妈妈在上厕所, 我饭也没吃就上学去了, 整个一天就想在另一个世界, 仿佛每个人都在用鄙视的眼光看我. 人变的特别消沉.不过好在妈妈和爸爸没有表现任何异样,所以过几天就适应了.

    自从那次捅破了窗户纸, 妈妈和爸爸就变的没有顾忌了. 做爱也不怎么避着我了.妈妈还是常独自过我这边. 不同的是, 不是在他们完事之后, 而是在他们做之前. 妈妈告诉我, 那是爸爸让的, 说是和我做完以后再跟爸爸做, 他会很兴奋, 而且坚持的很久, 早泄的毛病没有了. 爸爸有点变态,看到我的精液就特别兴奋, 一闻到精液的味道, 就特别雄壮耐久. 所以每次我和妈妈完事后, 她都不擦不洗, 而是直接用手捂着屄回去, 过去后爸爸都要伏下去闻一闻, 然后就会无比兴奋地插入, 他把这个叫抗洪. 这些都是妈妈告诉我的. 尽管我也知道妈妈回去后他们还会有节目, 但是射精完以后我就昏昏欲睡,一般懒得管他们做什么了.

    有一次我和妈妈做完后, 她又手捂下面回去了, 我去上厕所, 回来的时候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到爸爸光着身子伏在妈妈身上运动着, 尽管小时候时常看到他们做爱, 但是有过那次经历后, 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就鬼使神差的在门边偷看, 以为他们不知道, 谁知道妈妈突然说, 进来吧, 我吓一跳, 爸爸也回头看到了我, 不过什么也没有说,还是继续运动着, 我鬼使神差的推门进去了,侧着身子躺在妈妈边上,因为我知道妈妈要做什么. 妈妈伸出手, 摸到了我的东西, 尽管是软软的, 不过妈妈还是很兴奋, 很快就高潮了, 高潮时候不但妈妈显得很激动, 爸爸也是特别亢奋, 下面的撞击快速有力, 拍打阴部的声音响亮有节奏, 整个床都被晃动起来. 我坐起来,偷眼看了他们下面的结合处, 发现已经是水汪的一片了, 爸爸的东西雄壮的进出着, 一股精液的味道扑面而来,那应当是我之前注进去的.我不喜欢这种尴尬而下流的场面,就回去睡觉了.我回去的时候,爸爸还伏在她上面运动着.

    偶然的时候, 爸爸也想跑到我这边看我们做, 多数时候都被妈妈骂回去, 说, 别过来, 回去等着! 好像妈妈不希望他在旁边, 那样让她放不开.有一次, 爸爸在那边等的太久, 偷偷过来说, 怎么还没完, 我和妈妈正在关键时候, 也没有理他, 他就独自坐在床头, 掀开我们的被子, 趴在那里看我们的出入, 印像中那次我好像没有太抗拒的感觉, 只是偶尔感觉有手在摸我和妈妈的结合处, 很不舒服. 我射精后, 爸爸马上趴到妈妈两腿间闻了闻, 然后跪在妈妈两腿间, 小心的用他的JJ把正在往外面流的精液顶回去(他把这叫抗洪). 他的龟头很大, 像个小鸡蛋, 硬的时候紧贴着肚皮,所以他必须往下按才能进去,我的那个则像个万向轴(妈妈语),所以我什么动作都能做,我爸爸则只有那一个姿势.

    我很疲惫, 就到那个房间睡了. 说实话我没有我爸爸那么变态,心理承受能力不够. 中间过来拿过东西, 看到他们还在做, 还是那个姿势, 被子被掀到了地上, 从爸爸的两腿间可以清楚的看到结合部位,那里被已经白色的泡沫淹没了.

    他们也会主动把我叫过去. 记得有一天, 妈妈捂着逼回去不久, 我在这边正昏昏欲睡的时候, 听到妈妈在那边叫我说, 你爸爸让你过来一下,接着就是吃吃的笑声, 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 过去一看,果然爸爸光着身子伏在妈妈身上一动不动, 我过去以后, 爸爸就下来了, 那东西软答答的挂在腿间,顶端还挂着一滴白色的精液. 我脱掉刚穿上的内裤, 趴上去, 妈妈的屄照例大张着, 一股白色的精液挂在张开的屄嘴边, 两片大阴唇分的很开, 因为充血显得更加肥大, 像两个小馒头. 我找了一张卫生纸, 把妈妈的屄从里到外仔细擦干净. (我跟爸爸不同, 我很反感别人的精液). 尽管如此, 那里还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精液的味道, 令不舒服. 我伏上去努力工作, 冲击拍打妈妈肥胖的小腹时发出清脆的响身. 爸爸坐在床边上喘气,然后独自去了厕所, 回来的时候点了根烟接着坐在床边, 不时用手摸我和妈妈的结合部, 粗糙的手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偶尔他会伏下身去看我们的结合部.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他好变态, 不过我结婚后发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的变态. 如果大家都变态那可能就不算变态了. 我就是一个动作反复了很久, 妈妈也来了几次高潮, 屁股下面垫着的浴巾也湿透了. 完事后我就下来, 用卫生纸擦擦下身, 走回自己房间. 爸爸照例扑上去闻了闻, 接着就趴了上去. 我妈妈只是说了声,老东西你还能行啊, 也没有拒绝. 我偷偷的从下面看了一下, 发现他的JJ还是软答答的在阴唇边游动, 就是进不去, 白色的精液被他巨大的龟头搅的布满了妈妈的大腿两侧. 我心想, 他这抗洪是彻底失败了. 想到这里心里还忍不住的发笑, 于是赶紧逃离了那里, 因为精液的味道实在另人不愉快,尤其是在刚刚射精的不应期.

    类似的发生过几次,具体过程不记得了(想起来再写吧).

    快高考的时候, 这种荒唐的事情就很少了. 爸爸的工作比较辛苦, 所以那个事情数量就很少了, 有时候一个月也没有一次. 严格压我学习, 限定每周最多一次,而且基本都是在周日.爸爸基本不参与了,也不管我们的事情.有时候我们在做,他会撞进来,不过马上就出去了.

    妈妈的逼是我见过的最白净的, 接近白虎, 只有几跟稀疏的绒毛. 大阴唇特别的肥大, 阴道也??很宽松. 平时躺着的时候嘴是张开的. 不过一旦她兴奋起来,又是特别的紧.

    妈妈最喜欢我舔她的逼. 她说爸爸从来不给她舔, 嫌她那里脏. 每次我舔她, 她都很兴奋, 而且多半能达到高潮. 高潮的时候她会拼命把我的头压在她的逼上很久很久, 有几次让我几乎窒息了. 虽然妈妈喜欢我给她舔,却不喜欢给我口交. 每当我要她口交的时候, 要么敷衍一下就说, 别胡来,进去吧.

    周末的时候, 妈妈有时候会光着身子在家里走来走去, 爸爸也不反对, 有时候还当我的面扣她的逼, 特别是在他喝酒的时候. 妈妈上街买菜或者倒垃圾的时候, 就在上身罩个睡裙或连衣裙.我真害怕她会走光, 不过好像她从没有出过事, 有时候在楼下碰到熟人, 还会聊上个把小时.

    有时候妈妈洗澡要我给她擦背, 爸爸也不反对, 因为妈妈让他擦, 他或者不干, 或者敷衍了事. 擦背的时候我常性起, 对妈妈动手动脚, 扣扣她的逼什么的, 妈妈就会冲爸爸叫, 你看你养的这个儿子. 爸爸就说, 你他妈的那点心眼全长那儿了. 有时候撩的兴起来会在厕所里日她,不过这种事很少, 只有在她下面起反映的时候才会允许我插进去, 而且就是插几下而已, 不能肆意的动作. 有次被爸爸撞见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尿完尿就出去了.

    爸爸是个少言寡语的人, 在外面特别的老实. 也从来不在外面乱搞. 倒是妈妈有时候会在外面跟年轻人打情骂悄. 她有个同事,有时候带她去舞厅跳舞. 那人其实就是兼职的舞女, 是靠那个赚钱的, 那是妈妈告诉我的. 不过妈妈从来没有像她那样卖身, 顶多是高兴的时候让人摸摸下面, 而且妈妈跟我说, 她只有她看的上眼的才和他跳舞, 就是图个乐, 而且只有在跳到她下面起痰的时候才会让人摸她, 不过仅次此而已. 至于她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 我也不能肯定, 就是做了我也不知道. 高考结束后妈妈也带我去过那个舞厅, 还是满正规的, 装修也很好, 就是灯很暗, 几乎对面不见人. 几乎人人都是脸贴脸,我跟妈妈跳了两曲,妈妈就被别人请走了.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有点不高兴,问她才知道,那人想摸她,她不让.

    还有一次和妈妈一起做公交, 一个小当兵的紧贴着她后面用JJ顶她, 我站在远处看的一清二楚. 不过那个小当兵的毕竟胆子小,只是用JJ蹭她的屁股. 下车后我问她是不是让那个小当兵的占便宜了, 她说她当然知道, 不过她不在乎的, 她说, 什么不损失, 怕啥呢?再说人当兵的也可怜,就当做好事吧.我没好意说,老妈你那衣服里面可是空的呀.

    妈妈年轻的时候有过几个外遇, 为此爸爸和她吵过不少架, 一般都是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以为我睡着了). 不过每次爸爸都是灰溜溜,因为他有短处. 后来只是说, 你找人可以, 不能让外人看出来, 否则我在外面没脸见人. 以后基本就是睁一眼闭一眼. 有的时候甚至会在晚上做爱的时候让妈妈给他讲和那人的经过, 比如问那人JJ大不大, 她舒服不舒服, 等等, 不过妈妈总是岔过去. 本质上妈妈还不是那种特别水性的人, 比较顾家, 对爸爸也是照顾的很好,她在外面找人实在是因为她性欲没有满足.

    记得而且其中一个人她的领导, 后来为她当上科长出不少力, 中间我爸爸积力的鼓动. 妈妈以前有人他都会吵, 只有这次他是彻底想开了. 记得妈妈和他常在背地里商量这事(以为我听不到或者听不懂), 爸爸总说, 要是他这次能让你上(说科长的事), 他什么也不管, 放手让妈妈跟他搞, 带回来都行, 妈妈还问, 这可是你说的啊. 后来常请那人来我家喝酒, 有时候就不走了. 那人在外面对人不错, 我爸爸和他关系还很好.后来那人调走了.

    记忆中从我跟妈妈发生关系以后, 她就再没有过别的男人. 家庭也基本就没吵过架. 尤其是我爸爸知道我们的事情以后, 无意中治好了他的毛病, 对性上面好像更兴奋了,除了有点变态的感觉.

    妈妈说跟我做她最高兴, 最舒服, 因为不用偷偷摸摸的, 就是害怕影响我, 要我保证有了媳妇就断, 否则就不让上, 这样反反覆复的保证我不知道做了多少.

    妈妈还经常对未来的媳妇吃醋, 说我以后有了媳妇就会忘了她, 我向她保证不会, 她就说, 你媳妇的逼嫩呀, 你妈的逼老了, 我说妈妈的逼好(我们在一起常说脏话),她就笑起来,然后就会说,妈妈的逼好,你给我舔舔,说着就把我头往她的逼上按.

    我跟她也常提起她的情人, 她吃惊的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看到过. 她说你那么小也记得事阿. 后来她也不隐瞒我, 有时候也讲她的那些事. 她说, 妈妈也是没办法啊, 你爸不行, 妈妈的逼痒的没抓没挠的, 忍不下去, 她说一开始是被人强奸的, 我说去告他, 她说那不丢死人了, 再说想开了就那回事. 然后她又举了很多例子, 说某某跟了谁谁, 某某又跟了谁谁, 列了一大堆, 多数都是我认识的, 很多人看起来简直老实的要命, 中间又提到胡姨跟她儿子的事, 她说她也是看到她那么做才敢的. 胡姨是她的干姊妹, 两人无话不谈, 估计妈妈受她的影响很深.

    胡姨是妈妈的干姊妹, 从小一起长大, 无话不谈的. 妈妈说她跟她儿子也有关系. 她丈夫两地分居, 她跟她的儿子住一个一居室的平房. 她儿子我也认识, 有时在一起玩, 很老实, 没想到也有这事. 我妈妈说她就是因为知道她有这事才敢跟我的. 有次妈妈被我弄的高兴了,你胡姨也说你厉害. 我问你跟她说我们的事了? 她说我跟她干姊妹, 无话不谈的, 我马上火了, 我说你跟她说这个干什么,她有改口说开玩笑的. 为此我跟她闹了好几天别扭,后来也就算了.

    以后每次胡姨来我家玩, 我看她的脸色都不正常. 有人没人的时候都动手动脚的. 有次白天来我家, 爸爸妈妈都不在, 她居然伸手摸我下面, 我躲她, 她就说, 你个小逼样, 你以为你跟你妈的事我不知道啊, 我吓了一跳, 说, 胡姨你不要乱说. 胡姨说我不说, 过来让姨亲下子. 我之后把半边脸凑过去, 没想到她一把抓住, 就哼哼起来, 我说不行, 不行, 可是已经被她箍住了. 七弄八弄, 我下面也起来了, 撩起她的裙子就把手伸进去,她那里简直是水的不行了,毛也特别的多,刚把手指伸进去,妈妈就回来了,听到开门声我赶紧跑回自己房间了.

    晚上妈妈问我, 你跟胡姨做什么了, 我不敢隐瞒, 就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妈妈说, 你跟她弄了? 我说没有, 就是摸了, 她说, 不要没老没小,让人看出来就坏了.我说是.

    和妈妈做爱的间隙有提起来这事, 她说胡姨早就跟她说想跟我弄一次, 她始终没答应. 我说谁让你跟人乱说了, 她说没事的, 她们就像亲姊妹,胡姨也不会乱说的,再说她跟他儿子的把柄也抓在我手里.

    后来放暑假, 胡姨就常过我家打牌. 其间有次我做在胡姨边上看牌, 她就时不时用手摸我一下, 有个啊姨就开玩笑说, 你吃人豆腐啊, 胡姨笑哈哈的说,吃了怎样,别看不是我儿子,跟我比跟她妈亲呢.我偷眼看看妈妈,脸色不太好看,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后来有一天, 我妈妈就让我去胡姨家送的东西, 进去后发现她儿子不在家, 她让我坐, 还给我吃西瓜,然后就贴上来, 我说我要回去了, 她说你个小逼玩意, 你妈让你来就是送东西的吗, 我突然明白过来了,一定是妈妈和她串通好了. 只好顺水推舟.她那里毛特别重, 还有一股骚臭味道, 我很不喜欢. 中间她又说到我跟妈妈的事, 死活追问我跟妈妈做的细节. 我都说了. 只是爸爸的一节, 一点也没有提. 她说她常听我妈跟她说我怎么能干,说的她心就痒了.

    我也问她和她儿子的事, 她叹口气, 说她儿子不成器, 在外面学坏, 后来有一天在她睡午觉的时候把她强奸了. 以后就顺水推舟了. 这些从头到尾她都跟我妈妈说了.

    回家跟妈妈讲, 妈妈说, 没办法, 自打我妈妈跟她说了我的事, 她就一直缠她要跟我做一次, 她被缠不过, 短处有被人抓住了, 你就应付她一下,就这一次吧.

    高考过后, 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爸爸妈妈高兴的合不上嘴, 快要动身的前几天, 妈妈为我张罗行李, 我就在边上, 听她唠叨, 说着说着就流眼泪, 我又去劝她. 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 睡觉的时候, 妈妈又过来, 这次爸爸也跟过来, 我们就在那里聊. 快睡的时候, 妈妈对爸爸说, 你去睡吧, 我今天就睡这边了. 爸爸不太情愿的走了. 那天晚上做的最疯狂, 妈妈大呼小叫的, 中间爸爸也溜过来几次, 不过因为他早上刚跟妈妈来过, 怎么也硬不起来, 趴上去折腾半天也没有用, 他让妈妈帮她口交, 妈妈死活不愿意, 就只好下床, 换我上来运动, 他就在床头默默的看, 中间我射精后他又趴上去闻, 还试图去舔, 被妈妈制止了, 到最后终于也没能硬起来, 就自己回去睡了. 倒是我越战越勇, 射了五六次(平生最多次),到最后妈妈的大腿,屁股,和小腹上全是滑滑的精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