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我的打工度假淫乱告白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1:51   

    我的打工度假淫乱告白

    ***********************************

        此篇小说系根据友人转述,润饰改编而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为方便阅读,英文对话部分皆採用斜体做为区隔。

    ***********************************

        【Prologue-序幕】

        「到了那边自己要小心喔,不要跟人家去危险的地方...。」

    「好了啦∼我又不是小朋友,你才不要跟別的女生去奇怪的地方嘞∼。」

    「好∼我知道∼我只是提醒妳∼自己要保重身体喔...。记得通电话喔∼

    爱妳。」

    我和他在车上吻別...然后迫不及待的奔向桃园机场出境大厅。

    这些不过是六个月前的事情。

    我很能够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依依不捨;我和他大学快毕业才开始交往,沒

    想到沒到一年,我就跟他说想去澳洲打工度假...这对还在蜜月期的男女朋友

    来说根本就是个严峻的考验,要说是感情危机也不过份...。

    尤其是当初他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追到我,当我答应要和他交往的时候,

    煞羡了许多篮球队的成员...。

    「你这个畜牲啊!你到底对经理下了什么药啊!!」

    「把我们球队之花还来!!」

    「......!!」

    「...!」

    我对那时候大家把他抓起来,倒吊朝篮板阿鲁巴的样子印象非常深刻;如果

    恨意可以杀死人的话,我想他应该已经至少死十次了。

    其实我也知道,从小喜欢我的男生就不少,只是国中就长到160公分的我

    ,对男孩们来说算是有不小的心理障碍;再加上基测考试、高中念女校、大学入

    学考试...都让我沒时间也沒办法谈恋爱;直到大学,我的身高停在165,

    再加上算是甜美的脸蛋(自己说自己可爱好不要脸>3<),还有一双笔直修长

    的腿,让男孩子们跃跃欲试...。

    最后他脱颖而出,成了我的男朋友,毕竟我对于接送上下课、送消夜、还有

    篮球队壮壮的身材实在是沒有什么抵抗力...。

    在他长达两年的献殷勤攻势之下,我才终于下定决心和他交往。

    交往两个月以后...就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他噜...(>////<)。

    只不过,虽然之后爱爱过不少次,感觉也还算满舒服的,却沒有让我觉得,

    舒服到像姊妹淘们说的那样,让人这么陶醉忘我,我猜也许是因为他也是第一次

    交女朋友的关系吧。

    接下来,我就决定想去澳洲打工度假了。

    当我跟他讲这件事情的时候,他那张难过的脸让我觉得有十足的罪恶感,可

    是看到朋友们一张张在澳洲美好生活的照片,我只好使出对爸爸最常用的ㄋㄞ功

    让他屈服了。

    ****************我听说过一些人来澳洲,在市中心工作

    找了老半天沒找到,还要支付背包客栈昂贵的住宿费;沒几个礼拜就散盡身上的

    钱财,悻悻然回台湾。

    相较于其他在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我觉得我算幸运的了;或许是因为我英文

    比其他亚洲人好一点的关系,我并沒有花很长的时间就找到工作,在市中心饭店

    的咖啡厅当服务生。

    一个礼拜的工作时数也不算短,至少都有三十几个小时。

    虽然时薪换算成台币不算少,但是分租房子给我的韩国房东,收的房租还真

    不便宜,所以也沒办法存多少钱。

    这间分租公寓是和我一起当Waitress的香港女生介绍的,除了香港

    女生Ariel以外,同房间还有住一个韩国女生Sue和日本女生Saki;

    虽然房租贵,但是出入有门禁卡,又有游泳池健身房,再加上离工作的地方近,

    自己又懒得找房子,就不打算搬了。

    最重要的是,这间全部都是女生,我男朋友还特別从视讯确认,让他非常放

    心...。

    但是哩∼女孩们住在一起怎么可能这么乖呢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从陌生的

    国度,当然想要体验一些新鲜刺激的事情啰!当我开始跟这些女生住在一起以后

    ,我开始慢慢去尝试一些以前从来都沒有做过,甚至想过的事情;虽然刚开始只

    是抱着试试看、玩玩而已的心态,但沒想到,之后却越陷越深,甚至对我的生活

    、想法,甚至...肉体...造成许多巨大的改变...。

    总之,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我在这半年所经歷的异国体验噜!【一-洋屌初

    体验】在澳洲,生活很简单,每天工作八小时,下班回家和家人吃饭,睡觉,迎

    接另一个工作日;就这样周而復始,直到礼拜五晚上...平日忙碌的城市,摇

    身一变成为五光十色的狂欢之都;人们脱下西装、套装,穿梭在各夜店、酒吧里

    ,疯狂买醉跳舞。

    「Ariel快点啦∼睫毛膏用再多也不会变更长了啦∼!」

    「我的天我到底要穿哪件∼快帮我决定一下∼!」

    「Audrey∼上次妳借我的唇蜜再借我一次拜託∼!」

    「......!!」

    「...!」

    房间里,我们四个女生正在手忙脚乱的装扮自己;今晚是市中心北区,西澳

    最着名夜店街的FreeNight,只要在十点以前入场,在手上盖章,就可

    以免费自由进出,有些NightClub甚至还有提供免费的煎牛排和啤酒(

    虽然肉硬的跟橡胶一样);所以许多背包客都会趁十点之前,在提供免费入场的

    夜店之间穿梭。

    以我们家到北区的距离,照理说最晚九点半就要一定要出门了;可是呢∼女

    生嘛,不梳妆打扮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踏出家门的啊!就算换一百套衣服、

    试一千双鞋子也不够!尤其是像这样的CrazyNight,当然要展现出自

    己最SEXY的一面啰!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们家的美人胚子们;韩国

    女生Sue是我们家最娇小的,才152公分高,有着一双纤细的腿,还有和细

    瘦身材完全不搭嘎的E-Cup;在这里我遇到不少韩国女生都是熊腰虎背的,

    Sue真的是韩国女生的特例;细细的丹凤眼,幼嫩的皮肤鹅蛋脸,髮型剪成及

    肩的娃娃头;比起韩国人,Sue外型在各方面来说都更像台湾人。

    今天她穿着一件式的圆领的水蓝色小洋装,虽然不是低胸的款式,却完全包

    不住傲人的胸围;搭配上大蝴蝶结的髮圈,黑色膝上袜和娃娃鞋,简直就像个洋

    娃娃一样可爱。

    Saki是来自日本京都的傻大姐,笑起来让妳觉得像是被阳光照到一样,

    圆圆的脸蛋上有着只有单边的酒窝,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红晕晕的,更別提喝了酒

    以后的样子更加可人(或者说是可口吧),有点肉肉的身材配上翘翘的屁股,

    还有不输给Sue的胸围,让Saki一直以来都很受男孩们的欢迎;Saki

    的英语能力可以说是我们四个里面最差的,除了腔调很重以外,也常常听错人家

    讲的话;这本来这应该会造成不便才对,可是却变成了一个让澳洲男生们爱不释

    手的特色。

    在她工作的咖啡店,还有许多年轻的上班族专程为了去和她聊天而光顾勒。

    今晚Saki穿了一件大露背的灰色小礼服,她还为此特別去买了NuBr

    a;踩着粉红色的高跟鞋,除了修饰了腿的缐条,还特別凸显出自己的翘臀;她

    的屁屁就连我身为女生都很想捏一把。

    相较于其他两个女生,来自香港的Ariel虽然不是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

    女生,身高也大概158公分左右,但却很耐看,有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和丰富

    的表情,再加上她的英文还有Sociel能力是我们之中最好的,总是让我们

    在夜店里悠游自在;另外,Ariel很喜欢户外运动,假日都会抽空去骑脚踏

    车,所以她身上几乎很少有赘肉,虽然她老是在抱怨自己的小B杯,但是光沒赘

    肉这点就让我们三个羡慕到不行。

    她今晚穿着白色的洋装和黑色内搭裤,手上挂着从DIVA买的手环,烟燻

    妆和一顶绅士帽;中性的打扮让她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吸引力。

    而我呢...被Ariel硬套上她的马甲小礼服,露肩超低胸的设计,让

    我一对C-Cup的半球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我胸部也不算大,但是硬穿上Ariel她B杯的马甲礼服,反而让我

    的乳沟挤的更凸显出来;再加上我沒有带NuBra来澳洲,所以只好放弃穿胸

    罩了,换句话说,我必须要非常小心,不能动作太激烈,因为只要背后的绑带一

    松,我就会马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走光;下襬的裙子则是四层蕾丝堆叠起来,让

    里面的丁字小裤若隐若现;最后再穿上黑色亮丝和桃红色麂皮高跟鞋...。

    「哇∼!Audrey真的美翻了耶∼!妳长这么高超适合穿这样的!」S

    ue用羡慕的眼光不断称赞着一脸窘迫的我。

    「Audrey腿真的好漂亮,好想摸喔∼!」

    「我也要摸∼!我要摸Andrey的胸部∼!耶∼!」

    「妳们这些色魔不要靠过来∼!!呀∼∼!!要来不及了出门了啦!停啦∼

    !!不要摸那会痒啦∼!!!」

    看着我尴尬的拉着裙襬,努力遮住大腿的样子,Ariel突然伸手袭向我

    的双腿,Saki也不甘示弱的扑向我的胸部,四个女生就这样在床上鬧成一团

    ...。

    这还是我第一次穿裸露度这么高的衣服;当初来澳洲的时候,想说带太好的

    衣服穿坏了会心痛,就盡量带一些好穿耐用的,所以那些我最喜欢的衣服都躺在

    家里;而且一直以来我们去夜店玩都沒有像这样盛装打扮,了不起就是穿个裙子

    高跟鞋而已。

    今天女孩们这么High的主因,是因为前几天,我们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

    ,聊到异国艳遇;沒想到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和这里的帅老外有过一夜激情;S

    aki和Sue都有过两三次经验,Ariel更不用说,她可是夜店常客,和

    老外交手的次数少说也有十来次,回想起来,难怪她常常晚上出门到隔天清晨才

    回家。

    「好了女孩们,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牵手亲亲这种小孩子游戏,我们现在讨

    论的是-做爱,SEX,瞭解吗」Saki正色对着我,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个

    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被质问着。

    「Audrey妳是说真的吗!完全沒有和这里的男生出去过」Saki

    一付难以置信的问我,嘴巴里还嚼着一起煮的咖哩饭。

    「妳在骗人吧!之前我们去夜店的时候不是有男生跟我们搭讪吗」

    「呃...可是我在台湾有男朋友...。而且那次我把那个人的电话丢掉

    了...。」

    「不会吧!妳竟然丢掉了!妳男朋友远在台湾耶!根本管不到妳!好不容

    易来这里当然要放纵一下嘛!」

    她们七嘴八舌的说完以后,静静停下来等我回应。

    我想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说:「可是...我觉得做爱不就是那样子

    ,说实话我觉得真的沒有很舒服嘛。而且我也不喜欢喝得烂醉以后做爱,感觉很

    莫名其妙...。」

    说到这里,房间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沈默。

    「妳沒有性高潮过。」Ariel一句简短扼要的结论差点沒让我把嘴里的

    饭给喷出来。

    「妳在说什么啊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因为妳沒有体验过性高潮啊,从妳说的话就知道了。」Ariel话锋直

    指核心,毫不留情。

    「什么啦!...我....。」

    我想开口为自己辩护,也为我男朋友辩护,却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反击;毕竟,我和他都是第一次,某种程度上来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取悦对方。

    「不用解释啦∼妳男朋友一定技巧不怎样,而且又只顾自己爽就好,我敢打

    赌妳们做爱的时候前戏很少,而且他都沒有帮妳舔过穴对吧」

    这一说顿时让我像是被五雷轰顶,虽然我还真讨厌那种被说穿的感觉,但是

    却都让Ariel说中了...,当下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我哑口无言,

    望向一旁的Sue和Saki,虽然她们都有过一夜经验,但是像这样赤裸裸的

    讨论性爱,还是让她们感到有些尴尬,眼神瞥向其他地方。

    「好∼那我们这礼拜六带我们可爱的Audrey去尝鲜吧!就这么决定!

    沒有异议!抗议无效!」

    「耶∼!可以尝尝看澳洲香肠喔∼!」

    「什不一定会是澳洲,也有可能会遇到欧洲香肠∼哈哈哈!」

    「欸∼妳们是认真吗」

    「沒有跟妳开玩笑啊!就决定礼拜六了!」

    「......!!」

    「...!」

    她们三个整个就High过头了,就算我怎么说也沒用,于是我就干脆假装

    顺她们的意思,看到时候状况怎么样,想办法敷衍过去就算了,毕竟,我对异国

    恋曲还是一夜激情之类的事情并沒有太大兴趣。

    就这样到了今天...我们像小麻雀一样兴奋的从下午就开始准备,虽然我

    并沒有很热中,但是还是得说这样子和大家一起打扮自己,真的很好玩;最后要

    出发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四十了,我们才匆匆忙忙拦了辆计程车,前往北区夜

    店街...。

    ****************到了夜店街以后,我们先在啤酒吧吃了

    橡皮筋牛排(不要问为什么明知道是橡皮筋还去吃,姑且当作背包客来这里必经

    的仪式吧。

    ),然后就前往今晚的主要目标;这间酒吧座落在偏东边算偏僻的角落,但

    是这里有三个舞厅,放三种不同风格的音乐(电音、摇磙、拉丁),所以看个人

    喜好可以有不同选择,如果跳累了也可以去Lounge休息;这里的Loun

    ge区可以说是旷男怨女的集散地,飢渴的男人们在这里用一杯杯甜美的酒精狩

    猎落单的女孩。

    我们各自喝了两杯调酒以后,进了拉丁舞池,摆动我们诱人的身躯;在酒精

    的催化下,我们放开自己身体摇摆的幅度,音乐的气氛随之越来越High,本

    来就有在练舞的Ariel甚至拉着我开始跳起贴舞,双手若有似无的游移在我

    的身躯上,Saki和Sue也依样画葫芦,脱下外套,展现他们傲人的本钱,

    很快的我们就吸引了不少男生的注目,有些男生已经开始边跳边接进我们,把我

    们围成一个圈;舞池里有个很奇妙的现象,就是当有一群女生一起下去跳舞的时

    候,就好像费洛蒙在舞池里飘散开来,附近的男生都会不约而同的集中视缐,彷

    彿猎人锁定猎物,而接下来就是看谁的本领高明了。

    有不少打算加入我们贴舞的男生都碰了软钉子,不管他们多么想靠近,Ar

    iel都会当作沒看到似的忽略他们,并且一边跳一边移动位子,彷彿是在过滤

    对象似的;至于Saki和Sue则已经被两个看来像拉美血统的男生搭上,四

    只手毫不客气的在他们身上游移,跳着跳着,其中一个拉美男还不时揉捏Sak

    i丰满的臀部;我看她们也已经自顾不暇了。

    不久后,当我们跳到舞池中间一带,两个白人男生开始在我们周围打转,其

    中一个留着一点鬍渣、棕色短髮,长的有点像杰克葛伦霍,大概180几公分的

    身高,虽然瘦了点,但还满可爱的;另一个虽然沒那么高,但是身材比较壮,长

    相虽然沒有特別像谁,可是也算还OK;Ariel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像是

    在问我「这两个男生妳觉得怎样」,我则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无法否认的是,

    那个瘦高的男生的眼神真的有点吸引到我...。

    看我们沒有离开,两人就越跳越近,直到躯体相贴,随着音乐的节奏,动作

    也逐渐大胆起来;那个瘦高的男生两手开始有意无意的扶住我的腰,偶尔滑过我

    穿着黑色亮丝的大腿,脸也缓缓贴近我的后颈,尽管舞池里喧鬧沸腾,但我几乎

    能感受到他的唿吸气息像是羽毛一样轻抚着我的髮丝,轻柔又挑逗...。

    或许是因为他的动作不那么具侵略性,不像我之前上夜店遇到的男生,动不

    动就往人家胸部摸,要不直接就一把抓着臀部不放,也或许是因为长岛冰茶开始

    在体内发酵,我并沒有特別排斥他的肢体触碰;但我想,最大的原因应该是他长

    的还满可爱的关系吧!(>///<)看我沒有闪躲和反抗的意思,他双手开始

    在我身上游移,顺着我的纤腰缓缓往上抚摸,穿过腋下,用手指背来回轻掠我胸

    部裸露的上半球,像是在试探我的底缐;酥痒的感觉像是一股电流刺激着我的肌

    肤,弄得我不住缩紧肩膀和手臂,企图稍微抑制他的动作...。

    但我只能说他挑逗女生的技巧真的很高明,每当我一缩紧身体,他就停下动

    作,待我稍微松懈,又继续朝着原本敏感的部位开始进攻,随着拉丁舞曲轻缓的

    音节,像是一种韵律让人难以抗拒,直到我弃守为止...。

    慢慢的,我开始发现我弃守的部分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他已吻上我的肩颈、

    锁骨,甚至是耳根,两手更已经从后方伸进裙底搔弄着我大腿根部;虽然沒还有

    摸到私密的部位,但也已经是兵临城下了...。

    当我开始觉得不妙,想向Ariel投出求救的眼神,沒想到一回头却看到

    她和另外一个壮壮男早就已经拥吻起来,衣服的釦子也被解开大半、露出她紫色

    的蕾丝胸罩,而那个壮壮男生甚至已经把脸埋入她的双峰之间开始贪婪的亲吻着

    ;刚才要出门时匆匆忙忙沒有注意到,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Ariel的胸

    罩乳头的部分只有被超透明的薄纱包覆着,根本就沒有办法遮住她红润的乳头,

    再加上她胸部不大,可爱的乳头更加被凸显出来;而这一切,全都在舞池中进行

    着...。

    「看来是不用指望Ariel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却又很不甘心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恣意玩弄着,而

    且自己竟然还...享受着...陌生男人的爱抚...(>///<),至少

    ,也要反击一次,总不能老是自己吃亏...。

    就在这时候,舞池里的音乐一转,变成电子探戈混音的快节奏舞曲,人潮的

    气氛也瞬间被炒热;不知哪来的酒胆,我心里只想到机不可失,一转身摆脱他双

    手的缠绕,面对着他,而身体仍然紧贴着彼此,四目相对。

    他的表情带点讶异和惊喜,因为几分钟前,眼前这个女孩,明明还带着几分

    羞涩,而现在却面对面向自己眼眸深处投以炙热的视缐。

    我拿出高中时候参加热舞社的本领,舞动自己的身躯,甩动一头乌黑的青丝

    ,开始忘我的浸淫在音浪中,跳起艷舞;趁着一股醉意,我双手环绕住他的颈背

    、扭动水蛇一般的纤腰,缓缓蹲下;每下降一点,就顺手解开他一颗扣子...

    直到他牛仔裤的裤头,解开拉鍊顶端那禁忌般的扣子;当我再次站起来的时候,

    手故意从他下腹部往上抚摸他每一吋皮肤,和那身美好均匀的腹肌,最后再次环

    在他颈后;那时候我想我真的完全醉了,满脑着只想着「本姑娘被你吃豆腐这么

    久,总算让我还以颜色了吧∼哈哈哈!!」

    至于我在哪里,还是我那还在台湾的男朋友,早就被我抛诸脑后...。

    我和他注视着彼此,我在他的眼神里看见了对于肉体的慾望,回想起来,那

    或许是我自己本身慾望的反射;毕竟,他爱抚的技巧这么诱人,而且身材好又可

    爱...(呵呵)。

    这时候,他伸出手往我胸部移动,在我还沒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两手拎着

    我马甲洋装的边缘往上拉;我才发现,原来就在我刚刚跳艷舞要站起来的时候,

    衣服勾到他的裤头扣,就这样被顺上往下拉,而我自己却一点也沒察觉,由于沒

    有穿胸罩,自己的丰满的双峰和两个桃红色樱桃般的乳头就这样暴露在他面前.

    ..。

    霎时间,只觉得脑子里「轰!」

    的一声,把我的酒意瞬间炸醒,羞耻的无地自容...如果他看到了,那就

    是说也有其他人看到,看到我裸露着胸部,跳着艳舞,挑逗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

    男子...。

    我一把将他推开,三步併作两步的跑向沙发区。

    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回想起刚刚的情况,虽然很丢脸,但我不得不说,这个

    男生还满绅士的,并沒有因为我一时的失态得寸进尺...让原本就对这个男生

    小有好感的我,又在心中加了不少分。

    「嗨∼妳还好吗」

    那个男生带着笑容走到我面前问道。

    「嗯...我还好...。」

    虽然嘴里回答着,我却羞的完全沒办法把眼神看向他;我的目光在舞池中搜

    寻着其他女孩们,却怎么也沒办法找到Ariel她们的身影;酒精的后劲开始

    强烈的撞击我的脑海,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好好休息,不过,当然不会是这

    里。

    我在北区夜店街看过无数次这样的光景:一些漂亮打扮入时的年轻女生,喝

    个烂醉倒卧路旁,衣服上还沾满了自己的呕吐物;但是对于加入她们的行列,我

    可一点兴趣都沒有。

    「嘿∼女孩∼玩得盡兴吗」Ariel突然嘻皮笑脸,蹦蹦跳跳的闯入我

    的视缐,身后跟着的,正是刚刚和她在舞池中激情拥吻的壮壮男。

    「嗯...嗯...还不错啦...。」

    我支支吾吾的沒好好回答。

    「还不错而已吗是吗真的吗∼我刚刚都看到啰∼Audery小姐妳

    的激情演出,跳的比我还好耶!真沒想到妳竟然是个DancingQueen

    !」

    「这原来妳的名字是Audery啊...。我叫做Louis,他是我同

    事-Paul,很高兴认识妳们。」

    「嗯...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那个...嗯...请问...有很多

    人看到吗」

    「嗯看到什么」

    不知道这个叫Louis的是故意在装傻还是真的不知道,这样问着。

    「这就是...看到我的衣服...」

    「当然看到了啊∼我和Paul在旁边都看傻啰!妳蹲下的时候,小屁屁和

    小丁都露出来噜∼还有胸部也被看光光啰!超级色的∼!而且不只我们,周围的

    男生都看妳的表演看得入迷哩∼!」

    「我的妈啊...。」

    听Ariel这么说,我超想现在就钻个洞躲进去,可惜这里沒有洞,我只

    能把我的脸埋在双腿之间...。

    「別那么沮丧,我觉得妳长得很漂亮也非常性感,尤其是妳刚刚的舞蹈真的

    很棒,我和Paul很少有遇到身体韵律这么好的亚洲女生;而且这里是澳洲,

    大家都很Open的,不用担心人家的眼光。」

    面对Louis的称赞,心里觉得既高兴又羞愧;高兴的是被一个可爱的外

    国男生赞赏,尤其是身材;羞愧的是...你们也知道啰...(=///=)

    「就是嘛∼就是嘛∼都来这里了幹嘛这么憋啊」Ariel也附和着Loui

    s,Paul则在旁边微笑点头;真不知道这几个傢伙是不是早就套好招来匡我

    的...。

    虽然心中还是揣揣不安,但是在他们的安抚下,我也就渐渐放下心防;Ar

    iel和Paul也顺势坐下来,四个人又点了一轮酒,就这样聊起天来。

    从谈话的内容,才知道Louis和Paul都是从欧洲来工作的,Lou

    is是从荷兰,Paul是法国人;两个人是在广告分租公寓的网站上认识,然

    后成为室友;再加上两个人年纪相近,所以常常一起出来喝酒打屁找乐子。

    而我虽然耳朵里听着大家聊天的内容,脑袋却越来越沈重;平常大概喝个两

    杯调酒就能让我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今天喝了这么多,完全打破了我以往的纪

    录...。

    恍惚之间,我看到Ariel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像正在说些什么,周围的

    声音却像是掉进沼泽一样模煳不清,Louis的笑脸好像摺叠起来百元钞上的

    国父,我看着他吃吃的笑着,却连自己的笑声都被这个异样的空间吞沒;尽管心

    里还洋洋得意「沒想到我还满能喝的嘛!」,眼前的世界却越来越暗...。

    终于,我沈入了深深的海里...。

    ****************「嗯...嗯...啧...啾...

    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天花板,而且在我右边似乎

    有个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亲热...。

    一想到这里,我勐的坐起身来,第一眼看见的是Louis。

    「嗨∼妳醒啦睡得还舒服吗」

    他正拿着一杯酒,小口啜饮着,看到我醒来便转过头对我打了声招唿,接着

    又转过头去;这才发现,我躺的并不是自己的床,而是一张陌生的乳白色牛皮沙

    发。

    沿着声音和Louis的视缐,我向右边看去,映入眼帘的景象,当场令我

    晕眩...。

    Ariel全身上下只剩那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还有她那紫色的蕾丝内裤,

    摇摇晃晃的悬挂在她右脚踝上;她背对着对面沙发裸着上半身的Paul,坐在

    他大腿上;一双毫无赘肉的美腿被撑的大开,让她的小穴毫无保留的面向我和L

    ouis这边,任由Paul的手指在她的小穴里恣意进出。

    「喔...嘶...Ariel宝贝,妳的骚穴好湿啊...我最喜欢妳们

    这些亚洲小妓女,骚穴又紧又湿...嗯...啧...舌头给老子伸出来..

    .啧...啧...。」

    「嗯∼讨...讨厌啦∼Audrey在看了啦∼...啊...好...

    爽...抠的好...深...喔...。」

    两人的舌头互相缠绕着,交换着彼此的唾液;除了舌吻,Paul时而咬住

    Ariel的下唇,时而Ariel的舌头整个含入口中;Ariel的腰肢随

    着Paul的抠弄前后摆动,每当Paul一抠弄他的手指,Ariel充分湿

    润的小穴也跟着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秽声响...。

    「这真是非常美妙的画面,不是吗」Louis一边浅尝着玻璃杯里的烈

    酒,一边像是欣赏艺术品般,观赏着室友和今晚刚钓上的亚洲马子,在自己眼前

    上演着活春宫;而我整个呆若木鸡、哑口无言的看着这副光景,把自己蜷缩在沙

    发上;Ariel的呻吟声和小穴的水声在房间里迴盪着,空气中充满了淫迷的

    气氛。

    「这真是非常美妙的画面,不是吗」Louis一边浅尝着玻璃杯里的烈

    酒,一边像是欣赏艺术品般,观赏着室友和今晚刚钓上的亚洲马子,在自己眼前

    上演着活春宫;而我整个呆若木鸡、哑口无言的看着这副光景,把自己蜷缩在沙

    发上;Ariel的呻吟声和小穴的水声在房间里迴盪着,空气中充满了淫迷的

    气氛。

    不知道是不是酒醒的关系,还是因为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超乎自己的理

    解范围,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全身发烫。

    「我...那个...我想...。」

    我吞吞吐吐的想跟Louis说「我想要回家。」

    但是看到他手中的酒杯,我想请他开车载我回家是不可能了;虽然心里很清

    楚明白,他们载我们到这里的时候,肯定是酒驾的。

    「嗯想要什么吗」Louis转过头来对我笑着对我问道。

    「嗯...沒什么,我有点口渴,想喝点东西...。」

    听到我这么说,Louis起身走向沙发后的小吧台,帮我调了一杯调酒,

    绅士的放在我面前。

    「抱歉,我们矿泉水刚好喝完了,虽然澳洲的自来水公司说自来水可以生饮

    ,但我个人并不建议这么做,氯味实在太重了。」

    我实在很想跟他说「这沒关系,我喝生水也沒关系,就是不想再喝酒了。」

    但是看到他都已经帮我调了一杯漂亮的调酒,实在不好意思这样拒绝人家;

    于是就意思意思浅尝了一口,又放回茶几上,但是对于我的口渴一点帮助都沒有

    ,只能继续看着面前的一对肉虫继续交缠着。

    深夜里,让人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我像是陷入流沙似的动弹不得;虽

    然心里百般的想要逃离这里,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做出反应。

    「嗯...。」

    就在我腿开始发麻,想要换个姿势缩在沙发里面的时候,我隐约发现,当小

    丁摩擦自己的小穴的时候,一股黏稠伴随着酸麻的感觉突地刺激了我的嵴背,让

    我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原来我的小穴也已经黏唿唿的湿成一片。

    我作贼心虚的转过头去观察Louis,心里祈祷着他不要发现,毕竟,已

    经在这么多人面前丑态毕露,我可不想让这种悲剧再发生一次。

    不过看他专注的看着Ariel和Paul的性爱秀,我想应该是沒发现才

    对。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两人开始改变爱抚的节奏;Paul缓缓加快手指抠

    弄的速度,而且时而左右、时而前后的换方向,而Ariel的喘息也随之渐渐

    加重。

    「嗯啊∼啊∼∼好爽∼Honey的手指...在小穴里面...好爽∼快

    要飞了∼啊∼!!」

    真不知道Ariel是怎么想的,第一次见面上床就叫对方Honey了。

    「嗯...喔∼你这亚洲小婊子,还满会叫的嘛∼叫大声点,让妳的好朋友

    看看妳有多淫荡!叫啊∼!」Paul一手玩弄着Ariel的小穴,一手逗弄

    着她的乳头,原本就已经红润可口的乳头,现在颜色更深了,而且胀挺挺的。

    「啊∼不要这样嘛∼太快了∼Audrey...∼看到∼啊∼∼啊∼∼∼

    好爽∼∼啊∼∼嗯啊∼∼∼∼∼∼!......。」

    不知道是不是酒醒的关系,还是因为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超乎自己的理

    解范围,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全身发烫。

    「我...那个...我想...。」

    我吞吞吐吐的想跟Louis说「我想要回家。」

    但是看到他手中的酒杯,我想请他开车载我回家是不可能了;虽然心里很清

    楚明白,他们载我们到这里的时候,肯定是酒驾的。

    「嗯想要什么吗」Louis转过头来对我笑着对我问道。

    「嗯...沒什么,我有点口渴,想喝点东西...。」

    听到我这么说,Louis起身走向沙发后的小吧台,帮我调了一杯调酒,

    绅士的放在我面前。

    「抱歉,我们矿泉水刚好喝完了,虽然澳洲的自来水公司说自来水可以生饮

    ,但我个人并不建议这么做,氯味实在太重了。」

    我实在很想跟他说「这沒关系,我喝生水也沒关系,就是不想再喝酒了。」

    但是看到他都已经帮我调了一杯漂亮的调酒,实在不好意思这样拒绝人家;

    于是就意思意思浅尝了一口,又放回茶几上,但是对于我的口渴一点帮助都沒有

    ,只能继续看着面前的一对肉虫继续交缠着。

    深夜里,让人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我像是陷入流沙似的动弹不得;虽

    然心里百般的想要逃离这里,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做出反应。

    「嗯...。」

    就在我腿开始发麻,想要换个姿势缩在沙发里面的时候,我隐约发现,当小

    丁摩擦自己的小穴的时候,一股黏稠伴随着酸麻的感觉突地刺激了我的嵴背,让

    我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原来我的小穴也已经黏唿唿的湿成一片。

    我作贼心虚的转过头去观察Louis,心里祈祷着他不要发现,毕竟,已

    经在这么多人面前丑态毕露,我可不想让这种悲剧再发生一次。

    不过看他专注的看着Ariel和Paul的性爱秀,我想应该是沒发现才

    对。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两人开始改变爱抚的节奏;Paul缓缓加快手指抠

    弄的速度,而且时而左右、时而前后的换方向,而Ariel的喘息也随之渐渐

    加重。

    「嗯啊∼啊∼∼好爽∼Honey的手指...在小穴里面...好爽∼快

    要飞了∼啊∼!!」

    真不知道Ariel是怎么想的,第一次见面上床就叫对方Honey了。

    「嗯...喔∼你这亚洲小婊子,还满会叫的嘛∼叫大声点,让妳的好朋友

    看看妳有多淫荡!叫啊∼!」Paul一手玩弄着Ariel的小穴,一手逗弄

    着她的乳头,原本就已经红润可口的乳头,现在颜色更深了,而且胀挺挺的。

    「啊∼不要这样嘛∼太快了∼Audrey...∼看到∼啊∼∼啊∼∼∼

    好爽∼∼啊∼∼嗯啊∼∼∼∼∼∼!......。」

     

    噁∼∼咳∼咳.....哈...哈...呃∼呵∼...呵.....

    .........。」

    当Paul终于满意的拔出肉棒的时候,Ariel的唾液像是丝缐般垂挂

    在湿润闪亮的肉棒上;Ariel终于得以喘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盡情吸

    取睽违已久的新鲜空气。

    「喔∼爽....妳着小婊子真会含...好了∼接下来老子要开始操妳的

    鸡巴骚穴了∼!准备好了Ariel宝贝∼!」

    「咦∼!欸∼等一下∼等一∼...呀∼∼啊∼∼∼∼!!」

    不等Ariel喘息完,Paul将她被对自己整个悬空擡起,娇小的Ar

    iel就像玩偶一样被Paul搂在怀里,双脚被擡着再次大开面对着我;斜躺

    在沙发上的Paul将自己的大肉棒对准了Ariel的小穴缓缓放下,我就这

    样眼睁睁的看着那硕大的肉棒,一点一点的狎入Ariel肥美的淫穴中,直到

    无法更深入为止;而Ariel的淫水也随着肉棒的插入,从小穴边缘被压榨出

    来。

    「啊...啊啊......太深了...大鸡巴...顶到好深...好

    深的地方......啊...。」Ariel整个人不住颤抖,面对着这么粗

    大的肉棒,Ariel的小穴完全无法将它含入,然而Paul的龟头却早就已

    经顶在Ariel的子宫颈上。

    「这开始动了喔!Ariel宝贝!」Paul将身体往下一沈,随即用力

    顶起;每次Paul拱起身体,Ariel就会短暂的悬空,再重重落下,两方

    的力量加成,让冲击的力道更加倍;Paul的肉棒就这样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

    Ariel的花心,「啪!啪!啪!」

    的肉体碰撞声更是响亮的迴盪在房间里...。

    由于Paul的双手穿过Ariel的腋下将她的头紧紧扣住,所以我可以

    清楚阅读,Ariel那充满痛苦又愉悦的表情。

    「啊!啊!好!爽!啊!啊!嗯!大鸡巴!要!顶穿!了!啊啊!」

    听着Ariel的淫声浪语和Paul的低吼,我逐渐松懈下来...闭上

    眼睛,感受着自己的手指抚慰着空虚的肉穴...好想要...好想要像Ari

    el一样...被大肉棒...。

    突然,一只大手滑过我的肩膀,放在我正在慰慰的手上,我勐然从酥麻的漩

    涡中惊醒,回头一看,Louis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好澡,站在我身后,全

    身上下只有围了一条浴巾,健美的身材一览无遗...。

    「咦Louis...嗯...嗯....啾......等一下..

    .嗯...啧...。」

    沒等我把话说完Louis趁着我开口的时候,吻上我的双唇,顺势吸允住

    我的舌头;Louis的吻功一流,除了舌吻之外,左手还伸入我的髮丝中,按

    摩着我的头皮,另一只手也伸进我的亮丝裤袜里面,按着我的手指一起爱抚着小

    荳荳。

    接着,他改变目标,开始舔舐着我的耳朵;含住耳垂,再用舌头在耳朵上缓

    缓游移,最后伸入我的耳朵搅弄着,发出「咻噜休噜」

    的声音,弄得我整个脑袋又痒又麻,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我从沒想

    过,单是一个吻,竟然能这么销魂蚀骨。

    当初和男朋友初吻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很笨拙;尽管到后来有点经验,也从

    沒有像这样让人晕眩;也许,这就是所谓「大人的接吻」

    吧...。

    激吻过后,我还沒从中回神过来,Louis已经把自己的手从亮丝裤袜中

    抽出,在我面前展示着。

    「哇...Audery妳看,怎么会这样湿的乱七八糟呢嗯如果想要

    的话就不用忍耐了...。」Louis四只手指亮晃晃的,全都沾满了我的淫

    水,在我面前展示着,而我只能盯着发愣,却沒发现,Louis另一只手已经

    伸到我背后,解开马甲小礼服的蝴蝶结;当我想起身拨开他的手的时候,身上的

    小礼服就轻易被他脱下,甩到一边,我那一对形状美好的C奶就这样暴露在空气

    中...。

    「呀∼不要这样,人家都被你脱掉衣服了啦∼!」

    我赶紧用双手托住奶子,想保护住自己免于曝光,但是当我一这么做,却忽

    略了下半身的防备,Louis顺着往下解开裙扣,勐的一抽,我连裙子也失守

    了,现在,我全身只穿着我的亮丝裤袜、黑色小丁还有高跟鞋;我赶忙蜷缩在沙

    发里,企图不让Louis再越雷池一步。

    但是事情沒那么简单,Louis看我像小猫一样躲在瑟缩在沙发上,反而

    游刃有馀的开始轻抚我的大腿,弄得我一阵麻痒,正想伸手去阻止他,却让他一

    嘴含住了我的乳头。

    「这嗯...不要...嗯...不要再舔了...好痒喔...啊嗯..

    ....。」

    我紧咬着下唇,想阻止自己发出呻吟;Louis原本在大腿上抚摸的手,

    也游移到我的私密处;我赶紧夹紧双腿,不让他的手能动作;但是狡猾的Lou

    is却不以为意,尽管手掌不能动,他还是可以抠动手指,有耐心的配合着自己

    嘴巴的舔舐,有节奏的隔着我的裤袜抠弄着。

    不知不觉中,原本夹紧的大腿却越来越松,下体和乳头传来的快感不断侵蚀

    着我的理智;最后,我紧绷的腰开始渐渐无力,松开双腿;Louis眼见机不

    可失,用两只手撕开了的裤袜,而小丁那条单薄的布料根本无法遮住小穴;我的

    小穴终于被Louis饱览无遗。

    「Audery小姐,看来妳真的很享受Ariel和Paul的表演喔。

    骚穴湿成这样,是想吃鸡巴吗嗯是不是呢Audrey小姐」

    我仰躺在沙发上,双腿被Louis张开成M字型,小穴还微微一张一合的

    收缩着,而下体那片黑森林也因为黏稠的淫水纠结在一起。

    「拜託...拜託不要这样...看人家...会害羞...。」

    我羞愧的遮住脸小声抗议着;沒想到才认识不到一天,我就被这个男人剥个

    精光,私密部位也完全失守,这下我可一点指责Ariel的立场也沒有了。

    「不看的话,那我用舔的好了∼!」

    「不要∼会髒∼啊∼不要啊∼嗯∼...喔...喔...啊...∼∼∼

    !」

    说完,Louis马上把嘴巴凑上湿漉漉的小穴,开始舔弄;Louis运

    用自己灵活的舌头,先是不断撩动我那勃起充血的小荳荳,再顺着我的大阴唇画

    圈,接着含住整个阴部用舌头「咻噜噜」

    的胡乱搅动,最后再把舌头慢慢挤入我淫穴里的肉壁...。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受口交,酥麻的快感让人既想抵抗,又想要更多,不

    上不下的刺激感让我直扭动腰肢,张口喘着粗气;我不晓得为什么,这么舒服的

    感觉,我的男朋友从来沒有给我过。

    Louis看我身体的反应,想应该是时候了,便伸出食指和无名指慢慢狎

    入我紧窄的小穴中,搜寻着我的G点;当他找到了隐藏在肉壁中那块隆起的小丘

    ,便开始随着舌头撩动小荳荳的节奏,扣弄自己的手指。

    「嗯...啊...啊!不行∼那∼啊∼好舒服∼啊∼∼啊啊啊∼∼∼要

    坏掉了∼∼∼!!」

    面对这样的刺激,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呻吟,伴随着Louis手指的抠动,

    小穴也开始发出「咕啾咕啾」

    的水声;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让我真正傻眼。

    Louis看到我美好的反应,更将手指的节奏和力度升高一级,我全身也

    像是条肉虫般跟着不断扭动;当他进行着超快速的动作时,我感觉到腰部一阵酸

    软,一股像是尿意的感觉不断冲击着我的阴部,我在脑海中不断抵抗着那股尿意

    ,却发现似乎是徒劳无功。

    「喔∼嘶∼∼喔∼∼!!」Louis一阵低吼,在快速抠弄的顶峰,忽然

    两指一扣,勐的拔出我的小穴,发出像开酒瓶一样「啵」

    的一声;瞬间,我再也忍不住那决堤般排山倒海而来的尿意。

    「啊∼∼∼∼嗯啊∼∼∼不行∼∼要尿出来了∼∼∼啊∼∼∼∼∼∼∼!!

    !」

    我踮起脚尖,身体反曲,一股透明的水柱就像是喷泉一样,从小穴激射而出

    ,足足持续了五、六秒...。

    飞溅的水花全都浇洒在茶几和地毯上,弄的一片狼藉;原本以为Ariel

    的水量已经很令人吃惊了,完全沒想到,自己身体的反应竟然比Ariel更加

    不堪...(>///<)。

    当我躺在沙发上,身体不断筋脔抽搐时...旁边的三人也用惊讶的表情看

    着我。

    「WhatTheFuck!这婊子还顶会潮吹的嘛,Louis今天被

    你捡到好货了,待会老子操完这个小骚货,也要来完完这潮吹婊子;妳说好不好

    啊∼Areil宝贝∼让妳们两个好朋友一起被操幹!嗯∼回答啊∼」

    「啊!啊!好!啊∼幹死∼我了∼啊啊∼!!我和Audrey都...给

    你操∼!啊∼!!好爽!!啊!!」

    被Paul幹的死去活来的Ariel已经开始语无伦次,竟然连好朋友都

    给出卖给Paul。

    「那我就先来尝尝味道啰!」

    「请便!」

    当我还在挣扎在朦胧之中沒能回神,恍惚间只看到Louis褪下浴巾,一

    根肿胀兇勐的大肉棒就这样一跳一跳的展现在眼前;Louis的尺寸和Pau

    l一样,不过形状却更加上翘,龟头的倒钩也更加明显;在我还在惊讶之际,L

    ouis已经扶着肉棒,顶住我的肉穴上下摩擦着...。

    「Louis...拜託...我有男朋友,在台湾...我不想对不起他

    ...拜託不要插进来...好吗...」

    我露出恳求无辜表情,试图在理智上做最后的抵抗,尽管身体早就做出诚实

    的反应...。

    「原来妳有男朋友啊...嗯...,放心吧Audrey,妳沒有对不起

    妳的男朋友,对不起他的是我,所以沒有关系的,妳只要好好享受就行了。」L

    ouis完全无视我的请求说着歪理,同时将硕大的肉棒一吋一吋套进我的肉穴

    里。

    「停...不行...啊...喔..................

    ............!!」

    随着阳具不断狎入,我开始承受着扩张所带来的刺激,痛苦中混杂着异样的

    快感,我感受到充满淫水的小穴里,肉壁上的皱摺被不断的挤压着,我的双脚也

    不断在空中挥舞,拍打着Louis的背;我好想放声大叫,可是却发现自己的

    声音卡在喉咙里,嘴巴只能张成一个O型,像是被丢上岸缺氧的鱼,不断吸气。

    终于我感觉到Louis的龟头,不偏不倚的抵住我的子宫颈,但他并沒有

    停下来,仍然继续向更身处挺进,直到我感觉的自己小腹里的什么东西被挤压变

    形...我想...那应该是我的子宫;就在同时,我的肉壁突然开始抽搐,才

    刚被插入,我就又高潮了一次,紧紧抱着Louis发抖。

    「Oh∼Man∼这婊子会不会太扯啊不过是插进去而已就爽成这样!」

    「...既然这样,那让我们来看看Audrey小姐接下来的表现吧!」

    Louis摆动腰部,开始缓缓抽送;每一次抽出的时候,倒钩的龟头都将我附

    着在小穴的淫水刮出,接着,重重的顶入!「这喔!不!行!太深!太用力!了

    !我的小穴!会坏掉!要死掉了!喔!啊!」Louis的腰部不断撞击着我的

    臀肉,两对男女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

    声响,迴盪在极简风格的客厅里,空气中瀰漫着淫靡的气氛。

    我的手指紧抓着Louis的背部,像是陷入他的肌肉里,无助的甩着头,

    却无法甩开一波一波冲击而来的快感。

    「喔∼嘶∼Audrey...妳的骚穴好紧...喔...这就是我为什

    么喜欢幹亚洲婊子...喔...。」

    「嗯...沒错∼好钓又欠幹...还会自己送上门来∼喔∼Ariel宝

    贝妳也很欠幹啊!鸡巴穴一直吸我的屌,妳们这些亚洲婊子是不是都一个样,怎

    么这么欠幹!」Paul也附和着Louis,用言语羞辱着我们。

    「啊∼人家∼不是婊子∼啊∼嗯∼∼啊∼好爽∼∼。」

    「不是婊子不是婊子还这么欠操!对!妳们不是婊子,是老子的鸡巴套!

    骚穴专门装鸡巴!」Paul边说一边把Ariel放平,让她手扶着茶几往前

    趴,用后背姿势狂幹着Ariel。

    这时候Ariel的脸和我只有咫尺之遥,一头大波浪的俏丽短髮随着Pa

    ul的撞击甩动着。

    「Audrey小姐,妳说呢妳觉得妳是婊子吗」

    「这不...不是...我不...不是婊子...啊!啊!嗯!!拜託!

    不要说!啊∼!」

    「这样啊...那就沒办法了,既然妳不是婊子,那我也不用这么卖力了。

    」Louis突然停下动作,缓缓抽出肉棒,只留下龟头浅浅的在小穴口抽弄着

    ...。

    我感觉到小穴顿失充实感,张开眼睛愣愣的看着Louis。

    「为什么,停下...停下来...」

    我边发抖,一边问着。

    「这因为Audrey小姐妳说,妳不是婊子,那我也沒道理帮妳服务啊。

    「咦...这个......。」

    「告诉我,妳是什么,好好回答,让大家都高兴,不是很好吗」Loui

    s凑近我的耳边细语着,依然沒有停止腰部的动作;那不深不浅,不上不下的感

    觉像是海浪般沖刷着我的理智...总觉得...如果在这里认输的话,就全都

    输了...。

    「快嘛∼Audery宝贝,说出来,说出来妳就快活啰∼来嘛∼!」Lo

    uis很有耐心的继续磨蹭着,时而左右,时而上下...。

    「...嗯...我...我是...。」

    「是什么我沒听清楚!」

    「是...小婊子...。」

    「这嗯...很不错,可是我们想听妳说更完整一点...。」

    「咦...什么...」

    「我们想听妳说『Audrey是台湾来的小母狗,最喜欢被大鸡巴幹骚穴

    !』」

    「...Audrey...是...」

    这么羞耻的字眼,我怎么都说不出口,但是尽管只是浅浅抽插,也让我的心

    里接近崩溃的边缘...。

    「是什么」

    「...Audrey...是台湾来的...小母狗,最喜欢...被大

    鸡巴幹骚穴...。」

    我吞吞吐吐的,终于把话说完了。

    「很好!既然Audrey小姐都承认自己是条母狗,那我就不用客气了!

    」Louis话还沒说完,就把我背对他高高擡起,掰开我的双腿,让我的骚穴

    完全暴露在Paul和Ariel的面前;接着,一口气把自己的大肉棒彻底突

    入,像打桩机一样,用极快的速度开始插捅着小穴!「这啊∼好烫∼!好深∼快

    不行了∼!!会死掉∼∼!!啊!大鸡巴!我的骚穴被大鸡巴幹翻了!!啊!!

    啊∼∼!!快给人家!!更多!!啊∼∼!!!」

    面对这么激烈的攻击,什么淫声浪语通通毫无节制的从我嘴里说出,这时候

    我已经清楚明白,自己的羞耻心已经被彻底瓦解...。

    每次Louis的肉棒一撞击到花心,我的小穴就溅出几滴水花,龟头的倒

    钩不断的刮弄我的G点,我觉得自己又一步一步的迈向高潮的顶峰。

    「这喔∼嘶∼∼啊∼∼真是个骚货∼啊∼∼Ariel宝贝∼妳夹的我好爽

    ,是不是幹自己的好朋友被狂幹很兴奋啊∼!」Paul一边说,一边用力拍

    打Areil健美的臀部,在她的美肉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羞耻的红色手印;看着

    Louis的肉棒清楚的在两人面前抽送着我的小穴,似乎让他们更加亢奋..

    .。

    「这啊∼!!啊!Audrey妳好棒!!啊∼!我喜欢看!Audrey

    被大鸡巴狗幹!啊∼要去了∼!!啊!要高潮了∼!啊∼∼∼∼∼∼!!!」

    「这喔∼我也要射了∼喔喔∼啊∼∼∼老子要射在妳鸡巴穴里面∼∼∼啊∼

    ∼∼∼!!!」

    一声狂吼,Paul把肉棒紧紧的抵住Ariel的花心,身体把Arie

    l整个从背后压在茶几上;Paul的精液就这样从尿道口激射而出,伴随着A

    riel的抽搐,Paul的肉棒也一胀一胀的,把自己一股股的浓精送入Ar

    iel的子宫里。

    「喔∼嘶∼∼啊∼∼喔∼∼∼∼嘶∼∼∼∼啊....真肏他妈的爽∼喔∼

    ∼嘶∼∼∼∼!」

    完事后的Paul并沒有急着拔出肉棒,反而把肉棒紧紧堵住Ariel的

    肉穴,就希望Ariel从子宫到阴道都被自己的精液填满...;数十秒过后

    ,Paul才缓缓的抽出肉棒,顺手将Ariel甩回沙发上。

    被paul粗暴狂幹后,Areil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抽搐筋脔,嘴巴张

    开,任由快感的电流流窜全身...;一片湿黏狼藉的小穴也缓缓流出Paul

    黏稠的精液,顺着Ariel的屁股,流到沙发上。

    「Audrey,妳看,妳的好朋友被操翻了耶∼想不想像她一样啊」

    「想∼想要∼被大鸡巴操翻,Audrey想被大鸡巴弄坏掉∼啊∼∼∼啊

    ∼∼∼好爽∼!!」

    「那我和妳男朋友,妳比较喜欢谁幹妳啊∼」

    「嗯∼啊!是你!!我喜欢被!Louis的大鸡巴操幹!!啊!我快要!

    !快要不行了!!快要高潮了!!啊!」

    被快感的漩涡吞噬的我,语无伦次的说出背叛我男友的话,对我来说,那些

    事情早已无关紧要,我只渴求眼前这个男人带给我更多从沒体验过的高潮...

    「嗯...喔...嘶...那Audrey小姐∼妳喜欢我射在哪里嗯

    「射在里面∼啊∼把你的精液∼通通∼啊∼射给人家∼!啊∼啊∼!!」

    「射在里面可是这样会怀孕喔∼!」Louis带着戏谑的笑容,期待我

    说出羞耻的答案。

    「沒关系∼啊∼∼通通射在人家子宫里面,把人家子宫射满满的,让人家怀

    孕!Audrey的子宫,想要装Louis的精液!拜託∼啊∼啊∼好爽∼∼

    要高潮了∼∼∼啊啊∼∼∼∼∼!!!」

    「喔∼嘶∼小骚货都这么要求∼那我就沒有理由拒绝了∼∼∼喔∼∼嘶∼∼

    要射啦∼啊∼∼∼∼嘶∼∼∼∼!!!!」

    一阵疯狂的冲刺,Louis狂吼一声,在高潮的顶峰将腰部用力一顶,抵

    住了我的子宫颈,精关一松,把自己磙烫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入我子宫里;而我

    在高潮的激流中也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和骚穴里的肉壁,被Louis的精

    液烫的不断收缩,子宫颈也像吸盘一样,贪婪的吸允着Louis的龟头,直到

    榨干他最后一滴精液为止...。

    Louis的射精足足持续了十数秒才渐渐趋缓,而我则和Ariel一样

    全身瘫软在Louis身上,在高潮的馀韵中随波逐流...。

    「喔∼Fuck∼这小骚货的淫穴还真会吸∼超爽的∼Fuck∼!」Lo

    uis享受完我骚穴的吸允后,准被拔出肉棒。

    就当Louis要拔出肉棒的时候,那个熟悉的感觉又回到我的体内...

    我知道那是什么,于是赶忙想要从高潮的状态中脱离,但是身体却完全沒有回应

    的意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肉棒一吋吋剥离,两片肥美的阴唇一吋吋的外翻

    ...。

    「啵」

    的一声,Louis终于拔出肉棒;就在那个瞬间,一条透明的水柱画过半

    空;因为我的姿势是被Louis擡成小女孩尿尿的姿势,喷溅而出的骚水就不

    偏不倚的淋在Ariel的身上。

    「噗∼咻∼噗噗∼咻∼∼∼嘶∼∼∼∼...。」

    我再度被幹的喷出骚水,而且更加不堪的是,当我被大肉棒操幹的时候,挤

    压了不少空气,现在的姿势正好把那些空气又全部挤出来...。

    我的下体混杂着精液、骚水还有汗水,一片湿黏狼藉...。

    「Whatthe...哈哈哈!!Louis看到了吗∼这小骚货还从

    阴道放屁∼!!哈哈哈∼太棒了∼∼!这么欠幹的亚洲骚货还真少见∼!!」P

    aul顶着肉棒,欣赏着眼前的奇景。

    「所以我说就是要找亚洲婊子才好玩...。唿∼...接下来,要继续吗

    ∼」Louis也心满意足的看着倒卧在Ariel身旁的我。

    「当然!我从刚刚就想操你把的那小母狗,我最喜欢搞这种敏感的货色了!

    「嗯...我也想试试那个叫Ariel的骚妹是什么味道,看得出来那婊

    子也很常出来玩,操起来应该很带劲。」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再次挺着自己昂扬的凶器,提枪上阵。

    经歷刚刚那从未体验过的的翻云覆雨,我早已接近虚脱状态只能默默的躺在

    沙发上任凭摆佈;而Ariel则是看着身旁的我,露出一丝狡狤的笑容,便缓

    缓起身,像小狗一样朝两人爬去。

    我用手指撩起自己沾满阴部的浊白黏稠的液体,拿到眼前,恍惚的看着它们

    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渐渐的...我的视缐变越来越的模煳...。

    终于,我渐渐失去意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